> 星与命 > 第一卷 走出环外 第四十章 炼骨境的希望

第一卷 走出环外 第四十章 炼骨境的希望

    清晨,叶星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不是明媚的晨光,而是一抹惊心动魄的春光。

    安月侧着身子将脑袋枕在自己胸膛上熟睡,那婴儿般白里透红的侧脸像是成熟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白暂的脖颈仿佛质地天成的雪玉,被缕缕蓝色发丝微微遮掩,向下延伸至隐隐约约的绝美风景。

    一阵失神过后,叶星忽然想起了苏灵雨,于是清醒过来。他伸出左手,想要将安月的脑袋挪开。伸到一般却又停下,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叶星又不忍叫醒,于是身体僵硬、姿势尴尬地保持着原状。

    一声轻咳传来,只见雪鸢一副做贼的样子、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看着已经醒来的叶星,低声笑道:“昨晚睡得很好吧?”

    叶星颇为无奈地轻声道:“我当时就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古灵精怪的雪鸢不住点头,强忍笑意道:“我懂我懂。”她打量着叶星,眼睛眯成月牙,嘻嘻笑道:“你虽然小了点,但还是很有潜力的。加油!我看好你!”她又神来之笔地补了句:“我指的是年龄。”

    叶星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被这话刺激得连连咳嗽。

    安月被这动静给惊醒,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了看眼前的叶星,突然反应过来。她连忙起身,脸色微红,正要解释,忽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阵笑声,转头看见雪鸢那丫头捧腹笑个不停。

    “笑什么笑!”安月怒瞪着她,脸上羞红更甚。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雪鸢一边捂着眼睛一边大笑着,笑得直不起腰,完全没注意到安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死丫头,我把你的嘴缝上,看你再怎么笑。”安月终于忍不住,起身向雪鸢扑去,手上蓝光涌动。

    “不要!安月姐我错了!我唔——”雪鸢的求饶声戛然而止。

    片刻后,安月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面无表情地咬着一颗浆果。在其身旁,雪鸢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嘴上似乎被一道蓝光黏住,发出“唔唔”闷声。

    “怎么,你也想吃?”安月瞥了雪鸢一眼,雪鸢睁大眼睛不住点头。

    “诺,你吃吧。”安月真的递给她一颗浆果。

    雪鸢接过浆果,愣了一下,又“唔唔”发声,指着自己的嘴巴,乞求的眼神望向安月。

    “以后还乱不乱说话?”雪鸢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哼!”安月手一挥,雪鸢嘴上的那道蓝光立即消失。

    雪鸢解封,大口呼吸着空气。她偷偷瞪了安月一眼,然后委屈地啃起浆果。

    安月装作没看见她的小眼神,走到叶星身边,“叶星,你感觉恢复得怎样了?”

    “身体其他地方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右臂恢复得有点慢。”叶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安月道:“安月姐,我的右臂要多久才能恢复好呀?我们学院排位战马上要开始了,我得在那之前保持完好状态。”

    安月叹了一声道:“可能还需要很久才能恢复,而且你的骨骼受到很大损伤,虽然药剂将其愈合,但无法使用太大力量。”

    叶星心里一沉,自己当下的实力完全是建立在淬体境体魄上,若是右手无法正常使用,必然会在战斗中影响到实力发挥。

    见其神色有些失落,安月沉吟几息后对叶星道:“叶星,你是炼体星修吧?”

    “额,是。”叶星惊讶地看向安月。

    “你之前是在淬体境,所以才能拥有那么大的力量和强壮的体魄,对吧?”安月继续问道。

    “你怎么知道?”叶星下意识道。

    安月笑了笑,“医疗星修对人体有专业的学习课程,因此也接触到以修炼肉身为主的炼体星修,对其特点有所了解。”

    叶星恍然。

    安月看着叶星道:“我有办法让你快速恢复右臂的力量,并进一步提高炼体层次。”

    “真的?”叶星惊喜喊道。

    安月点点头,“医疗院里有一类药剂,是专门为炼体境星修提供的,能够激发身体潜力,提升体魄。其中有一种药剂就是帮助淬体境突破炼骨境的,等我们回去我就去拿给你。”

    “那现在就回去吧!”叶星迫不及待道,“我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自己走了。”

    安月见叶星的状态还不错,便点点头,转身对啃着浆果的雪鸢道:“走啦,我们回去了。”

    雪鸢沮丧道:“这里太危险了,我在没突破小星官之前绝对不来了。”

    出了山洞,二女围护着叶星往苍莽山脉外方向走去。绿纹蟒将三人追杀得很远,但并未进入二级星兽的聚集区,他们沿着逃跑的路迹谨慎前行,几个时辰后便走出了苍莽山脉。

    黄昏时分,星芒城的东城门沐浴在霞光中,金光烁烁,气势雄伟,遥对苍莽山脉,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看到东城门,三人心神一定,松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快速进了城。

    “你先休息一晚,明天来星空医疗院。”安月对叶星道。

    “好的,你们也好好休息一番。”叶星点点头,向二女摆手告别。

    雪鸢向叶星眨着眼睛,别有心思地笑道:“加油哦!我看好你!”

    叶星哑然。

    安月沉着脸揪住雪鸢的耳朵,将她往远处拽去。

    摇摇头笑了两声,叶星快步往宅子走去。好几天不在家,小雪肯定饿坏了吧。

    有些年岁的陈木大门在夜色下发出吱呀声,扰动了宅子里的寂静。

    栖息在内院谭面的黄星鹅睁开扁圆的眼睛,目光警惕而锐利,它振翅飞而起,飞到外院,看向大门前。

    叶星推门而入,与它撞了个正着。

    “小雪?你还没睡呀?”叶星惊喜地看着扑棱到面前的小雪。

    小雪眼中的警惕消失,换上一副鄙夷的神色,张开嘴甲“嘎嘎”两声,又飞了回去。

    “唉,晋级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了。”叶星故作惆怅地叹了口气,往内院走去。

    澄澈的潭水里荡漾着白色的月光,月光上又蒙着一层黄光,小雪无声息地漂浮在其中。黄光并非来自小雪,而是来自谭边的几颗椭圆蛋,像是秋天树上结出的果实,晶莹剔透,圆润光滑。

    叶星面色一喜,跑到谭边,左手拾起一颗黄蛋,感受着里面丰沛的星力,喜笑颜开:“黄色结晶!这下子不用愁星元石了!”

    他将这几颗黄色结晶收入白珠空间,向小雪挥挥手:“小雪,加油!努力下蛋!”

    小雪眼睛睁开一道缝瞥了他一眼,又闭上,没有理会。

    叶星也不在意,回到房间后,一边查看着自己右臂的状况,一边跟芒交谈起来。

    “芒,安月说的那种药剂真的能彻底治好我的右臂,并帮助突破炼骨境吗?”

    “我不清楚,我的记忆里对药剂这种物品没有印象”

    “那你怎么知道安月有办法?”叶星疑惑道。

    “我说的是丹药,其实和你们现在所用的药剂功用差不多。”

    “丹药?”叶星念叨着这个古老的名称。

    “同样是提炼、融合药草药力,只不过手法和成品不同,丹药都是固态圆丸状,药剂则是液体。两者均可食用或外敷。我的记忆里,那时候星修都是服用丹药,很少听说有药剂。”芒解释道。

    叶星啧啧道:“你不会真是个老古董吧?药剂都不知道流行了多少年了,丹药之说我只在书里看到过一些描述。”

    芒沉默无言。

    叶星也不好再问这个话题,转而问道:“炼骨境能打过那些真正的小星官吗?”

    “等你将全身全部炼骨完成,可以抗衡高级小星官;若是你的星力等级也跟上来,小星官以内不会有敌手。”芒平淡道。

    “这么厉害吗?”叶星恨不得立即进行炼骨。

    “但是,”芒的语气一变,“你要经受的疼痛比之前还要痛苦数倍。你要重新断裂右臂的骨骼筋腱,重新生长。右臂完成后,再是左臂和其他躯干,遍及全身。就等于是把你的骨络全部碾碎了重长。”

    芒语气寻常平淡地描述着,叶星听得起了一身疙瘩,寒意涌上心头,他咽了咽口水,干笑道:“我不会在炼骨的过程中死掉吧?”

    芒笑了笑:“炼体星修很多不是死在战斗中,而是死在晋级突破中。要么忍受不了那种痛苦,意志崩溃;要么肉身底蕴不足,等不到身体恢复的那一刻。”

    “咳咳,要不算了吧,毕竟星力修炼才是重点,肉身是次要嘛。”叶星心里打了退堂鼓。

    “不!没有强大的肉身,无法承受高层次的星力,星修的终极强者,肉身就像一颗星辰一样强大,无法被摧毁。”芒嘲讽道:“怎么?这就害怕了?你不是要修炼到星司,去找你的小情人,接回那个小姑娘,横跨星域回家吗?这点痛苦和风险都不敢承受,干脆在这了却余生吧。”

    叶星气血上涌,怒火冲上头顶,大怒道:“我才不怕呢!有什么大不了的?死就死呗!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可能再死了。不就是换副筋骨吗?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这么嘴硬。”芒呵呵一笑。

    “走着瞧!”叶星躺在床上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开始睡去。
新书推荐: 空间祭斗 清浩传 封神之昆仑有婿 兽血沸腾 贯穿古今 神宠进化系统无限契约 破晓之刺 降神 邪道日记 化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