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与命 > 第一卷 走出环外 第十六章 陌生之地

第一卷 走出环外 第十六章 陌生之地

    叶星从昏迷中醒来,一睁开眼就被明媚的阳光刺得又闭上,好半天才睁开。他从床上坐起,愣愣打量着眼前的场景。

    这是一间大小适中的房间,房内陈设简单,洁净雅致。雕花木窗下摆着一张黄木桌案,桌上的青瓷花瓶里插放着几只幽蓝色的花枝。桌案旁的墙边有一排三层书架,架上零散放着些书籍。红木房门一扇半开,一扇微掩,明亮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落在房内。阳光的温暖与花枝的芬香交织在一起,味道很是好闻。

    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死在蜂后的口器下了吗?叶星边低头,边用手摸向自己的胸膛,没有看到和摸到那个两拳大小的伤洞,也没有感到丝毫疼痛,身体反而感觉更加强韧精神。

    这是怎么回事?叶星努力回想起当时在蜂巢的情景。当蜂后那巨大的口器刺穿自己的胸膛,自己在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似乎看到了一阵白光,来自体内。

    体内的白光?那个纯白光团?对啦!就是丹田里的那个古怪的纯白光团,将蜂巢地底空间的白色光焰从天上吸进自己的体内,才引得蜂后的追杀。难道是那个光团救了我?

    叶星忙将感知投入体内,却是一惊。丹田里,只有一团半拳大小的白色光焰,静静燃烧,跳动着焰芒。那个纯白光团却消失不见了!

    哪去了?叶星的感知将空旷的丹田查找了个遍,没有看到纯白光团的一丝踪影。他将目光投向那团小了一半的光焰,诧异想道:难道是被这光焰烧没了?不对,那纯白光团之前可是一直在吸收光焰的能量,应该比光焰要厉害些,不会被光焰烧毁吧。

    他将感知慢慢靠近白色光焰,一种高温炽热感扑面而来。虽然白色光焰似乎具备很高的温度,但叶星的意识却有种奇妙的感觉:光焰不会伤害他。要不然这团光焰在自己体内,不早就把自己的五脏六腑烧了个干净?

    叶星思量犹豫了片刻,控制着感知慢慢潜入白色光焰之中。随着进入,叶星的感知被焰光包裹住,却没有炽烧的感觉,仿佛进入了一片白色的光之海洋,他的感知尽情遨游其中。

    潜至深处,叶星的感知看见了一颗炽白色的火种,燃烧着光焰。刚一碰面,那颗火种竟直向他的感知飞来。叶星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火种竟然和他的感知融合在一起,一种奇妙的联系建立了——那是一种对光焰的掌控感。他的感知强度也随之暴涨,突破到二级中阶,接近了二级上阶。

    叶星一念之间,竟然能够将光焰的全部面貌收于眼下,连内部的景象也看得一清二楚。忽然,他发现在白色光焰内部的底端,有一颗纯白的圆珠。他愣了一下,怀疑地看着那颗圆珠:这不会就是那个纯白光团吧?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叶星试了试将感知靠近圆珠,却被排斥了,应该就是纯白光团。叶星没有再尝试,他收回感知,对白色光焰的掌控感却未消失。他伸出一只手掌,其上涌现出一道炽白色的光芒,如火焰般小幅度跳动着。叶星看着那炽白光芒,怔怔道:“这是星力?”

    自己明明没有沟通到命星,没有凝聚成功星种,哪来的星力?难道那团白色光焰,就是一颗星种?自己刚才感知与之融合,就是将其纳为自己的星种了?想到这种有些荒谬的可能,叶星心里一阵惊跳。

    他对白色光焰一无所知,如同对纯白光团一样。这两样神秘莫测的事物却让自己拥有了星力,太不可思议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叶星熄掉手上的白光,警惕地望向门处。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穿着一条淡蓝色绸缎的小裙子,梳着两条小辫子,垂在肩头。稚嫩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扑闪的大眼睛里单纯无邪。

    叶星一呆,眼里的警惕顿时消失,他没想到推门而入的是这样一个可爱精致的小女孩。

    小女孩看见坐在床上的叶星,小脸上满是欣喜地叫道:“大哥哥你醒了?”

    “你是谁呀?我怎么在这呀?”叶星语气温和地提出疑问。

    “我叫唐小糖,你可以叫我小糖。”唐小糖的嗓音像只布谷鸟,清脆空灵,让人不禁心情愉悦。

    叶星笑着道:“我叫叶星。”

    唐小糖点点小脑袋,说道:“哦,叶星哥哥。你是在我家里,今天早上我在院子给小雪喂食的时候,突然看见你从空中里的一个洞里掉出来,落在地上像睡着了一样,然后那个洞就不见了。”

    “从洞里掉出来?”叶星看着唐小糖一副天真不似说谎的样子,心想大概是那个纯白光团弄出来的。

    “嗯嗯,我想把叶星哥哥搬到房间里去睡,但是我的力气太小了,搬不动你,就只好拜托裁缝铺的张大婶来帮忙,把你抬到我父亲的房间。”唐小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似乎是为自己的力气小感到羞愧。

    “谢谢你呀,小糖。”叶星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心情很是轻松愉悦,玩笑道:“你就不担心我是坏人吗?就直接把我留下来?”

    唐小糖用力地摇摇小脑袋,露出信任之意:“我相信叶星哥哥你不是坏人。你从洞里掉出来的时候,身上发着白色的光,我忍不住用手碰了一下,很温暖很亲切的感觉,就不自觉地想要挨近你。所以你应该不是坏人。”

    白光?估计就是那纯白光团弄出来的吧,应该是某种层次高的星力。

    唐小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我知道这可能是叶星哥哥身上的秘密,所以等你身上的光消失了才去找的张大婶,没有告诉别人。”唐小糖一副我会替你保密的模样。

    叶星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唐小糖的脑袋,“谢谢你呀,小糖。那的确是我的一个秘密,麻烦你不要告诉别人哟。”虽然两人才刚刚认识,但叶星无法对小女孩生起防备感,就如同唐小糖对叶星一样无理由的信任。

    唐小糖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一番闲聊后,叶星终于弄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这里是二环星域的一个星辰,名为谷芒星。唐小糖的家在谷芒星的主城星芒城里,还处于偏城中的优良位置。

    五年前唐小糖的父亲带着唐小糖来到星芒城,买下这所居宅住下。一年前,唐小糖的父亲病逝,只留下唐小糖一人。

    叶星忍不住问道:“小糖,你这一年自己一个人住,不会害怕吗?”

    唐小糖怯怯地道:“开始有些害怕,后来就习惯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放了很多夜光石,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害怕,裁缝铺的张大婶偶尔会来看看我。”

    她张大黑晶晶的眼睛看着叶星,期冀道:“叶星哥哥,你如果没地方去的话,不如就在这里住下吧,就当是陪陪小糖。”从刚才的交谈里得知,叶星的家乡在星域外一个很远的地方,一时半会也回不去。

    “好啊,那就麻烦小糖了。”叶星笑着点头道。

    “好耶!”唐小糖高兴地雀跃起来,她仰着脸问道:“对了,叶星哥哥你饿了没有,我带你出去吃东西。”

    叶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似乎一天一夜都没有装过食物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额,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有点饿了。”

    “走!我带你去吃好东西!”唐小糖拉着叶星就往外走去。

    走出房门,入眼便是一方小庭院,花草掩映,矮松倚墙,墙角松下有一个不大的水潭,谭中有一只雪白的鹅,悠闲地漂浮在水面。

    唐小糖指了指左边一间略微小巧的房间,说道:“那个就是我的房间,不过我不喜欢待在房里,经常在宅里乱逛,无聊就和小雪玩。”

    说着,唐小糖牵着叶星的衣袖,领他到池谭边,指向那只白鹅道:“诺,那就是小雪,父亲带我出来的时候,别的东西都没带,就带了它一起。”

    见到唐小糖走近,白鹅忽然张开雪白的翅膀,“扑棱”几声飞到空中,将身上的水抖了干净,才飞到唐小糖的怀里。

    唐小糖抱着白鹅,手掌轻抚着鹅身上的光滑羽毛,白鹅闭上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这个过程中,白鹅瞥都没瞥一眼叶星。

    唐小糖边抚着白鹅,边对叶星道:“小雪比较认生,对陌生人有些不理不睬的。”她突然笑起来道:“早上叶星哥哥你从空中掉下来的时候,身上还冒着白光。那时候小雪像是见到最喜爱的食物一样,拼命往你身上靠,我抓都抓不住,最后自己也忍不住靠了过去,那白光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呢。”

    什么?这只鹅也看见了?纯白光团可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小糖倒是不用防备,可这只鹅一副高傲的样子,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要不要杀鹅灭口?这般想着,叶星看向白鹅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只烧鹅。

    躺在唐小糖怀里的白鹅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它挣扎出唐小糖的怀抱,又飞回了池谭,竟然一头扎进水下去了。唐小糖惊呼了一声,不明白小雪为什么突然跑了。

    叶星则目瞪口呆。难道这只鹅能够察觉到自己的敌意?看了好几眼已没有鹅影的水潭,叶星最终讪讪放弃了杀鹅灭口的想法。反正鹅不会说话,他如此想道。

    唐小糖没有多想,继续领着叶星往外走去。沿一条不长的曲折小径走上一段,穿过前方隔墙的墙洞,进入到宽阔的外院。右方一栋较为高大、雕饰古朴精美的建筑便是会客大堂,正前方稍远处也有一个墙洞,通往另一闲置的厢房。左边则是大门。

    两人左拐,走出大门。大门外是条僻静的小巷道,唐小糖拉着叶星右拐,穿过小巷道,进入一条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宽敞大道。

    大街上人来人往,衣着不一,形体各异。街边有装饰精美的门店,门口有着大声吆喝叫卖的小厮;也有铺地杂陈物件的摊贩,以及卖着各种美食小吃的木台推车。

    唐小糖拉着叶星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一处卖糕点的门店。店门装饰简约,样式古旧,匾额之上写着三个墨黑大字:采芝记。店门前有不少人排着队,门店里的店员忙碌地打包着不同样式的糕点。

    唐小糖指着人满为患的门店道:“这家糕点很好吃,我每天都会来买些。”她皱着乌黑的眉头,嘟嘟嘴道:“今天来晚了,人好多呀。”

    目光一转,唐小糖指向前面的一间店,转头道:“叶星哥哥,我们去前面吃吧。”说完便顾自兴奋地跑去。叶星连忙跟上。

    在一家环境简陋、还算干净的店里,叶星和唐小糖对坐在一张桌上,各自闷头啃咬着手上的牛肉骨头。

    半臂大小的骨头,上面满是鲜美的牛肉。一口咬下去肉汁迸溅,入口即化,实在是人间美味。本就饥饿的叶星大口撕咬、狼吞虎咽着,不仅仅是好吃,还很贵呀。这一根就要两百星币,两根相当于他之前薪酬的四分之一还多了。

    叶星本来想忍痛自己付钱,却发现白卡似乎掉在洪老头的铁匠铺里,只好让唐小糖付了。当唐小糖从怀里拿出好几张黄色星币卡,随意抽取一张出来付账时,叶星看得一阵发愣。真是个小富婆呀!

    在蓝水星上从来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那里全是粗糙烤制的肉块。叶星将骨头上的肉沫都舔了干净,又吮吸着骨头里的骨髓汁液,不一会,就只剩下一根光滑的骨头。

    唐小糖吃起来竟也不慢,两排小银牙快速啃食着,在叶星放下骨头的同时她也吃完了。小妮子倒了些茶水洗了洗手,然后摸着自己有些圆滚的小肚子,眯眼笑道:“以前父亲带我来吃时,我吃不下那么大一根,总是留着小半根给父亲帮忙消灭掉。”

    “你现在在长个子,饭量自然变大了。到时候你长得跟我一样高,说不定吃得比我还要多呢。”叶星打趣道。

    “那我以后是不是能吃下一整只牛?”唐小糖咯咯笑着。

    “那你得长到两个我这样高哦。”叶星抬手夸张地比量了一下。

    唐小糖撇撇嘴:“难看死了。我才不要长那么高,不行!我以后得少吃点。”

    叶星身子猛然一震,脑海里回响起一个女孩的轻柔嗓音:“我可不要被血星蜂吸血而死,难看死了。”一时间,无尽的思念和担忧涌上心头。灵雨,你在哪里?

    唐小糖看着陷入沉默的叶星,小手在其面前晃了晃,“叶星哥哥,你怎么了?”

    叶星回过神来,脸上笑意回转,说道:“没什么。别担心,你不会长那么高的,饿了就吃,不要节食。”

    唐小糖轻拍胸脯,一副庆幸的模样,“那就好,吃饱肚子还是很重要的。”

    填饱肚子后,唐小糖带着叶星在星芒城里闲逛,一边消食,一边介绍起星芒城与谷芒星的概况。
新书推荐: 萌小贱 玄阳补天 满世界都是我徒子徒孙 寒剑尊 土匪少年成大帝 思过崖签到三年举世无敌 华夏英雄传说 毒奶是怎样练成的 重生三世,无敌从镇压一国开始 我能给标签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