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血魔霸天下 > 第一卷 霸权黑水族 0144 准备独闯黑水族

第一卷 霸权黑水族 0144 准备独闯黑水族

    楚无痕看到玲珑塔上的圆珠,就能感觉到海神奴嫣现在的心神,奴嫣现在正在竭力运功,而且,奴嫣的功力正在一点一点的减退,楚无痕凝眸细看,越是细看,越是觉得心中波澜不停。

    奴嫣的功力已经减退上千年!

    这是为什么?

    是谁能够压制海神奴嫣?

    在这个大陆之上,还真没有人能够让奴嫣如临大敌,除却上神洛倾颜之外,楚无痕真的很难想起,还有谁敢来魔幻海寻找海神奴嫣的麻烦。

    楚无痕只是触目心惊,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奴嫣正在拼着上千年的功力,再为沐寒雨续命,这是她种植彼岸花后受到的惩戒,也是因为,她为当年的错误而受到心灵的责罚。

    楚无痕也从没也将沐寒雨的起死回生,与海神奴嫣联系起来。

    就是现在,楚无痕只是心急奴嫣的境况,他没有细想,连忙折返回去,匆匆赶到小屋之外,见沐亦轩和白笙歌也是匆匆赶来,白笙歌对楚无痕拱手问道:“队长,怎么了?难不成是落尘的病情有了繁复?”

    楚无痕摇了摇头,回头再次看到了玲珑塔上忽明忽暗的圆珠,便径直上前,轻扣闺房房门,并小声喊道:“火公主,无痕有一事不明,还请火公主明示。”

    楚无痕说完,火凤凰吱呀一声推开房门,眼神高傲,斜倪了一眼楚无痕,不由得冷冷的说到:“你要是问我娘亲的事情,现在最好闭口,我不会回答你,你也不要问。”

    “为什么?”楚无痕不由得更是疑惑,难不成,海神奴嫣真的受到了威胁?

    火凤凰见楚无痕慌乱,神情焦急,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到:“还算你有心,看到了我娘亲的异样,但是我娘亲不让我告诉你,我就不能告诉你。。如果你动粗,还会和刚才一样,触动这里的咒语,屏障消失,而被海水淹没,海心深处,我只知道三个地方,这是第二个,我不愿意再去第三个地方逃命。”

    火凤凰说完,就要关门,楚无痕伸手拦下,还是想问关于海神奴嫣的事情,火凤凰这次竟然没有生气,只是暗地里叹了一口气,不让楚无痕看见,转而便又是一副傲居的样子,说到:“我说过,你这一辈子都难以还清我娘亲的人情,你要是为我娘亲着想,你就老老实实的呆着,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管,静等我娘亲回来,自然她想告诉你什么,那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楚无痕看着火凤凰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只能松手,让火凤凰关门。

    临了,火凤凰仍然又说了一句:“你们放心,你们公主在我这里,我定会仔细照料,你们不用如临大敌一样监视我,我还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说罢,啪的一声,狠狠的将门关上,听得里面落尘公主歉意的对火凤凰说到:“多谢火公主,劳烦您了。”

    火凤凰倒是没说什么,只听得哼了一声,里面便没有了动静。

    楚无痕碰了一鼻子灰,这在他接触的所有人当中,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对他,火凤凰是第一个。

    楚无痕伸手揽着沐亦轩的肩膀,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说到:“轩弟,以后有你为难的时候。”

    沐亦轩不知道楚无痕这一句话的意思,摸不着头脑,旁边的白笙歌也是对楚无痕的话疑惑不解,连连说到:“非也非也,轩弟神清气朗,聪慧过人,以后自会逢凶化吉……”

    白笙歌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屋子里火凤凰怒吼一句:“唠叨什么呢?烦不烦人,要是唠叨,滚一边去!”

    吓得白笙歌一吐舌头,拉着沐亦轩躲得远远地,两个人咬着耳朵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

    楚无痕倒是听得屋子里妹妹落尘噗嗤一声笑,火凤凰便数落落尘的不是,听着两个人之间也不想前几日剑拔弩张,楚无痕也就放心了,慢慢的走回去。

    走到两条小道的岔路口,楚无痕一时为难,一条通往玲珑塔,一条不知去向,现在该去哪儿呢?

    楚无痕不愿再看见玲珑塔,此时,只要他看见玲珑塔,心中就是一阵抽搐,不为别的,只为沐寒雨,若是此时能够取回真身,何惧什么天道毒咒?

    楚无痕垂头,一边冥思,一边朝另一条小道上走去。

    记得当时火凤凰就是从这里让大家乘着轻舟去赤火族的,楚无痕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奴仆杂役多了起来,越是往前走,越是见得人多。

    这些杂役奴仆都是默默无声,但是紧张忙碌的在做着一件巨大的事务一样。

    楚无痕不解,但是也没有多问,见周围这些奴仆杂役也不过问他的到来,便径直朝前走去,远远看见一个身材瘦小长相古怪的人在记录着什么,周围的这些人都围着他,神情恭敬,感情是这个古怪之人在吩咐他们做着什么事情,这些奴仆杂役们便按部就班的去做了。

    楚无痕总是无事,闲下来后心中总是一丝忧伤,此时见人多事杂,也好排解一下心中的孤寂,便默默的走过来,走到古怪之人身后,看这个古怪之人在记录着什么。

    细看之下,却是过往魔幻海之人的名录,名录之后,是供奉的祭品。

    原来这是魔幻海记账的先生,楚无痕约莫看了一眼,看到赤火族和青木族两族人员过往甚是稠密,而后,黄土族和白金族也有来往,黄土族去赤火族的人数也是不少,只有黑水族的记录很少,但是有一条,显得很刺眼。

    楚无痕正凝神观看,记账先生突然发现身后站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便连忙掩盖账本,回首斥责道:“你是何人?敢偷看魔幻海的机密?”

    楚无痕拱手答道:“海神奴嫣的客人,刚才是无心之过,还请海涵。”

    听闻是海神的客人,记账先生的神情也是客气不少,话语自然缓和:“哦,原来如此,不知贵客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看到账单上有赤火族南宫寒乔前往黑水族,不知同行几人?去黑水族何干?”楚无痕只看到南宫寒乔的名字,但是还有谁人跟随,便不得而知了。

    记账先生听闻此事,扫了一眼周围的奴仆杂役,眼神很严厉,而且怒气冲冲,显然,他是怪罪这些人没有提醒,楚无痕已经看见了账本却无人告知。

    周围的奴仆杂役都垂下头,大气不敢出。

    楚无痕见状,连忙再次拱手答道:“若先生不便告知,无痕也就不做打扰,就此告辞。”

    “慢着。”记账先生从桌子旁走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眼楚无痕,对楚无痕说到,“你既然看到了账本,而且知道一些细节,还请贵客守口如瓶,否则,若是一旦传出去,我等几人受责罚事小,几个族长知晓了,便要怪罪海神不受约定,坏了他们之间的规矩,到时候,海神做事也是为难,还请贵客能为海神及在下保密。”

    记账先生长得猥琐,但是说话做事却是磊落,有原则,且处处为海神奴嫣着想,楚无痕倒是对这个人很是尊敬,连忙说到:“偷看先生记账,已是罪过,岂有到处宣扬之说?还请先生放心,无痕不会陷海神于不仁不义之困境。”

    楚无痕说的很诚恳,记账先生虽说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也是无计可施,只能连连催促楚无痕赶快离开。

    楚无痕连忙走开,走回去发现白笙歌和沐亦轩两人还在窃窃私语,便喊了沐亦轩和白笙歌前来,对两人说到:“现在,黑水族一定大乱,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回去。”

    “那,公主落尘呢?”白笙歌不由得赶快问道。

    楚无痕想了想,说到:“你留下,一则照顾落尘,再者,救治老婆婆,待这里的事情完毕后,你带着落尘再赶回去。”

    白笙歌想了想,也只能如此,便点头同意。

    沐亦轩问道:“需不需要跟那疯丫头说一声。”

    楚无痕知道疯丫头指的是谁,连连忙说到:“小声点,她能听得到,小心又被揍得鼻青脸肿。”

    这话不是说笑话,沐亦轩早已怀疑火凤凰有着千里传声的秘诀,而且,还能隔墙听音的心法,现在……

    沐亦轩的疑虑的确是对的,几个人说话声音很小,但是,都逃不过火凤凰的耳朵,她呼的一下推开门,朝他们几个人喊道:“背后说人坏话,呸,一群坏人,进来吧,要商量,你们几个人一起商量,省的啰嗦,只不过,白笙歌得留下来,否则,你们谁也走不了。”

    沐亦轩听了,朝楚无痕和白笙歌吐了吐舌头,悄声说到:“看到没有,这疯丫头功力深厚着呢,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千里传话的秘诀,还有她那双耳朵,想听谁的话,不管离多远都能听得到。这人太可怕了。”

    楚无痕微微一笑,他也是听过这种神功,但是以火凤凰现在的功力,还达不到千里传话的地步,而且,隔墙听音的心法,也是刚刚习练不多,还是生疏。

    就是这样,也足够骇人了,火凤凰对沐亦轩怒目而视,吼道:“臭小子,这次你也走不了了,楚无痕,你们不用商量了,你一个人走吧,这个臭小子我得一天揍他一顿,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气。呸,天天在我背后说我坏话,我非得教训他一顿不可。”

    这下,沐亦轩傻脸了,看着楚无痕,想要楚无痕央求一下火凤凰,求的放过自己。

    但是这个事情,已经不单单是两个人之间的仇恨,而是掺杂了许多复杂的感情在里面,楚无痕只能说到:“轩弟,好自为之吧。”

    于是,楚无痕领着白笙歌和沐亦轩走到气鼓鼓的火凤凰前面,说到:“那我就进去和公主商议一下,可好?”

    “别妆模作样了,进去吧,屋子里又不是龙潭虎穴。”火凤凰给楚无痕让开一条道,让楚无痕和白笙歌走了进去,伸手又将沐亦轩提溜起来,怒斥道:“臭小子,你一天到晚没事做了,总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你是不是活腻了,我杀起人来从来不眨眼的,你想不想现在就让我杀了你?”

    沐亦轩也不知道火凤凰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吓得小脸刷白刷白的,连连讨饶,但是火凤凰就是不依不饶,非要揍他一顿不可。

    屋子里,三个人听着屋子外的吵闹声,白笙歌有些担忧,但是楚无痕好像没听见一样,落尘也是微笑不语。

    只是落尘已经能够坐了起来,问楚无痕:“哥哥,你现在急匆匆的要回族内,是不是族内有什么大事发生?”

    楚无痕也不愿让自己的妹妹过多的担心,可是这样的事情不能不告诉她,便如实给落尘说了。

    之后,补充说到:“我猜想,依据南宫寒乔的性格,若是族内不乱,她是断然不敢回去的,她此次回到族内,一定是嗅到了某股气味,这才从赤火族匆匆赶回,所以,我等必须要尽早赶回去,以防不测。”

    现在,楚无痕已经知道,族长慕容霜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水玄子则是自己的生父,这一切,虽然很残忍,但是事实如此,他不能袖手旁观。

    更何况,他们初创血魔战队的时候,他们的誓言就是要护佑黑水族,现在既然猜测到族内动乱,他更是不能置之不理,充耳不闻。

    落尘也是焦急,先是眼圈一红,继而落泪说到:“只是妹妹不能和你一块回去。”

    “不要说了,安心养病。”

    楚无痕安抚好落尘,给白笙歌又仔细的交待了一番,这才推门走出去,看见火凤凰正在拧着沐亦轩的耳朵,疼的沐亦轩龇牙咧嘴也不敢吭。

    楚无痕喊道:“火公主,还请烦劳一趟,我这就要动身回黑水族,这里的一切就交给火公主处理,可好?”

    火凤凰扫了楚无痕一眼,漫不经心的说到:“我又不是你的战队人员,喊我做什么?再说了,你们黑水族跟我何干?我不愿意管闲事。”

    嘴上说着,但是还是放了沐亦轩,便朝一旁走去,楚无痕知道,这条道路的尽头,就是魔幻海派遣轻舟的管事处,楚无痕刚刚去过哪里一趟。
新书推荐: 我不能吃硬食 跨界援助中心 永夜大陆之天尊重生 神元天道 霸气纵横九万里 开天光 地狱基石 妖道登天 龙武星魂 孑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