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悠悠笛声沁沐阳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我只想为你做点什么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我只想为你做点什么

    顾晓笛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就被守株待兔的冯丫丫逮个正着。

    “你上午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顾晓笛揪心。

    “那当然,我还会给你开玩笑?早点让沐阳给你个名分,省得这早教中心的人七嘴八舌的。”冯丫丫说道。

    “丫丫,我想了又想,觉得这样为实不妥。”顾晓笛一脸的担忧。

    “别废话,一句话,想不想和沐阳开花结果。”

    “想。”

    “那不就结了,一切听我的安排。我已经给沐老夫人打过电话了,说明天带个人给她见见。”

    “啊?你不会已经把我给全盘给爆漏了吧?”顾晓笛惊呼。

    “我是那么没有章法的人吗?”

    “嗯。”顾晓笛很诚恳地点头。

    “……”是姐妹吗?冯丫丫心里直接无语。

    冯丫丫说干就干,她直接把郝童拜托给了韩盛文,让他晚上结束后,带着两个娃娃在外面吃好晚饭后,再一起回他们的家里。

    郝童和朵朵自然是开心不已。

    沐阳一脸好奇的问她们要去干嘛?顾晓笛只是笑而不语,故作轻松,其实她内心早就茫然和不安。

    冯丫丫则是狡黠说:“这是秘密。”

    沐阳撇嘴:“照顾好她。”

    冯丫丫直接伸出一个拳头,洋装娇嗔道:“小样,没认识你的那些年,她不是一样活过来吗?”

    韩盛文倒是习以为常,什么也没有问。

    顾晓笛和冯丫丫逃过沐阳的追问后,就一路狂奔出早教中心,直奔H市有名的美容美发店。

    “晓笛,我认识你这么久,好像还没有见过你短发的样子。”冯丫丫一边开车,一边打量着顾晓笛若有所思地问道。

    顾晓笛马上护住自己那已过肩膀的长发,惊恐地看着冯丫丫道:“你……你不会想让我把头发简短吧?”

    冯丫丫又瞟了她一眼道:“正有此意,我觉得你的脸型很适合短卷发,那可是潮女必备的一种发型,很减年龄的。”

    顾晓笛又瞅了瞅自己,一脸的视死如归,不由得在心中腹诽:“我现在很老吗?”

    --

    “妹妹,叫你们这里最高级别的发型设计师。”

    一走进那家Q美容美发店,冯丫丫就对着那笑脸迎上来的女店员,一挥后招呼道。

    “小姐,你是要剪发还是要染发?”那店员笑吟吟道。

    “不是我,是她。”冯丫丫小手一指,笑吟吟地指向了那还在站在店门口,纠结着要不要进店的顾晓笛。

    “喂,晓笛,快进来呀。”冯丫丫又笑吟吟地对着那门口的顾晓笛叫道。

    那店员见状马上走向店门口,笑吟吟地把顾晓笛迎了进来。

    “小姐,你们先去里面坐一下,我去叫一下我们的首席设计师。”那店员把冯丫丫和顾晓笛引进那理发的一个吧台镜子前坐下,她又笑吟吟地离开了。

    不一会儿,一个打扮时尚,带着耳钉,留着一撮小胡子和一头毛刺头的男性理发师走了过来。

    “二位要坐发型?”他笑吟吟地打量了一下顾晓笛和冯丫丫问道。

    “是她,不是我。师傅,你好好的给她设计一个发型,看看什么发型最适合她?”冯丫丫首先开口道。

    “看起来得体大方,又不失优雅的头型就好。”顾晓笛笑吟吟地补充道。

    那男性理发师,对着她们两人微微一笑,他就一本正经地把手放在顾晓笛的头上,对着顾晓笛前面的那个镜子左看右看地琢磨起来。

    过了一会儿,那男性理发师心里已有了谱,随即笑吟吟地开口看着顾晓笛说道:“我觉得短发微卷的发型,非常适合你。”

    他说刚说完,冯丫丫就兴奋的大叫道:“师傅,我们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就给她设计一款短发卷。

    那师傅尴尬地笑笑,顾晓笛随即撇嘴道:“师傅,不要太短哦。”

    “你放心,你要相信我,我保证,等效果出来后,你以后肯定再也不想留长发了。”那男性理发师说的相当有诱惑和自信。

    冯丫丫也跟着有模有样的点着头,顾晓笛则是一脸匪夷所思,她觉得那理发师说的太过夸张。

    经过漫长的四个小时,先剪发后定型最后上色,顾晓笛人生第一次的短卷发效果终于面试了。

    她那鹅蛋脸,她那白皙的皮肤,在那一头亚麻色的微微的短蛋卷发型里,更加迷人,光彩四溢。

    冯丫丫都看呆了,顾晓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着实有点不相信,那还是她自己吗?那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

    “怎么样?您还满意吗?”那男性理发师,笑吟吟地问道。

    “嗯,相当满意,师傅,你这手艺简直是太神了。”冯丫丫笑道。

    顾晓笛莞尔:“很满意,谢谢你。我觉得,我以后估计就会爱上这一款发型了。”

    那男性理发师笑得更有深意。

    --

    两人从理发店出来后,冯丫丫又硬拉着顾晓笛去了商场,她要给顾晓笛再选一套,搭配她这个发型的衣服。

    冯丫丫挑来挑去都是裙子,但顾晓笛觉得,第一次见沐阳的父母,不能穿得太过暴露,要得体又不失大方。

    最后,在她的坚持下,她买了一件香槟金色的绸缎衬衫,搭配了一条高腰的灰色系列的休闲西裤,最后又搭配了一双水钻的细高跟的香槟色的单鞋。

    冯丫丫看着她那一身行头,直呼着好看,并笑意深长和顾晓笛打趣,如果沐阳看到顾晓笛现在这身装扮非要生扑过来不可。

    顾晓笛嘴上骂着冯丫丫老不正经,其实心里早就被自己今天的美笑开了花,要么都说女人口是心非呢,这是有理有证的。

    两人简单的吃个晚饭,约好明天出发的时间点,说好冯丫丫明天去顾晓笛家接她,两人便打道回府了。

    --

    顾晓笛赶到家时,已是晚上的十点,苗一横还坐在客厅里等她,而顾晓旭早就睡去了。

    顾晓笛傍晚时,有打过电话给苗一横,告诉她童童去了冯丫丫的家里,也告诉了苗一横不用等她回来吃晚饭,但苗一横 还是一如既往的等着自己的女儿回家。

    顾晓笛的心里很是温暖。

    当苗一横看到自己的蜕变后,也是满脸笑容的只夸自己的女儿漂亮,心里更是对自己女儿和沐阳的结合又多了一丝丝的安心。

    顾晓笛和苗一横了道了晚安后,并告诉苗一横冯丫丫明天会来家里吃早饭后,便睡去了。

    苗一横来顾晓笛家已有一段时日,她还没有见过冯丫丫。但她早就从自己的女儿口中得知,有那么一位对自己女儿较好的人,这些年一直在照顾着自己的女儿,她心里很是感激,更多的是愧疚。

    当顾晓笛告诉她,明天那位人儿要来她们家吃早饭时,她便心里有了谱,定好凌晨六点闹钟便睡去了。

    顾晓笛洗好澡,上了床,还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美色中。

    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突然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马上下了床,走到卧室门口挂包的地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当她打开手机的一霎那,一脸的惊恐,那手机上竟然有五下九通沐阳的未接来电。

    “惨啦,惨啦。”她暗暗地叫道,马上回拨了过去。

    “喂。”那边的声音透着一丝不不悦。

    “喂,我错了,我下午把手机放包里,静音了,后来一直没有看。”她马上道歉道。

    “你在哪里?现在?”电话那端的人又低沉的问道。

    “我……我在家里。”她狐疑地小心回答道。

    “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一下。”电话那端的人说完,就径直的挂了电话。

    这么晚了,他来干嘛?顾晓笛在心里狐疑地想着,又赶紧随便换上一套连衣裙就下了楼。

    当好走到楼下,就看到了那一抹帅气的身影,正站在她们单元楼的花坛前。

    “沐阳。”她笑吟吟地走了过去。

    他抬头看到她的一霎那,就愣住了。

    那茭白的月落,若隐若现地笼罩在顾晓笛那娇美的脸庞上,那一头短蛋卷把那小脸衬托的更加标志,再加上她穿得那一身绸子的V字型的水蓝色的连衣裙,在沐阳眼里,越发的性感。

    沐阳看着她,不由得喉结滚动一下,又演绎着自己心中那一股异样的火苗,低沉地开口道:“到车上说。”

    顾晓笛看着那男人略有点阴沉的脸,不由得乖乖地跟了上去。

    --

    顾晓笛刚坐上副驾驶的位置,沐阳就一把把她拉到了怀里,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

    当他傍晚接到沐老夫人的电话,听沐老夫人说明天冯丫丫去沐家拜访,盛文要不要一起时?他心里一颤,他又想想白天冯丫丫和顾晓笛鬼鬼祟祟的,他便猜出了个大概。

    他从那个时候,就疯狂地给顾晓笛打电话,奈何顾晓笛一直都没有接通。

    他想了想,还是在顾晓笛家的楼下守株待兔比较好,结果,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那女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无聊的在车上听着歌,便睡着了,如若不是刚刚顾晓笛打电话过来,他都怀疑自己会睡到天亮。

    直到顾晓笛的呼吸开始有些紊乱时,沐阳才停止的自己的那个长吻。

    沐阳看了看顾晓笛那新换的发型,随即开口道:“为了见个公婆,你够下血本的啊,养了那么多年的短发都舍得剪。”

    “啊?”顾晓笛前一秒还在那温情中遐想,后一秒直接惊恐地瞪着沐阳。

    他到底在说什么?她在心里狐疑。

    “你打算,明天怎么去见你未来的公婆?怎么向他们阐述你和我之间的事?”沐阳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顾晓笛心里直发慌。

    “你……你……你都知道了?”她囧囧地问道。

    “你说呢?”他低沉地反问。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我就是觉得,你为了我受那么多委屈,我心里难受,我只想为你做点什么。”她看他,心疼地说道。

    他看着她那紧张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软,又轻声道:“明天,我带你一起回沐家别墅。”

    “啊?”她又惊呼。

    “怎么?不愿意?”

    “没,你没生气就好。”

    “傻瓜,我生气也是因为怕你到了沐家受委屈。”

    “那你不责怪我?”

    “傻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我怪你什么?”

    “嗯,谢谢你,沐阳,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盛文都告诉我了,你对我太好了。你放心,我明天肯定会好好表现,争取给叔叔阿姨留下个好印象。”她认真的像个孩子。

    果然,韩盛文他们一家都不靠谱,沐阳在心里腹诽,他又宠溺地看着顾晓笛道:“傻瓜,以后有什么事,不能再对我有所隐瞒了。”

    “嗯,我知道了。不过,这段时间,我真的很担心你。”

    沐阳又宠溺地看了看道:“放心,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傻丫头。”

    沐阳说完,又把她拉到怀里,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他想,这女人,他还是早点娶回家的好。
新书推荐: 邪王的废柴毒妃 眀玥 我当操盘手那些年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公关经理不想背锅 龙帝奶爸 赘婿当家 捡个校霸带回家 我穿越成了女婿小说中的路人甲 异世之无爱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