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鹿妖逐鹿 > 第50章 50.后续

第50章 50.后续

    “咚!”

    螃蟹妖王将手中刚捡回的两把锤子丢了过来,正落在填水乙脚下,直陷入地面去半尺来深,没有弹跳起来。

    金瓜冷哼一声:“这对锤乃精金打造,精金为极沉之物,还有些破法功效,以屑末散落于北海极深之地,甚是难得,孩儿们采寻百年,方够打造这一对的,俺使了多年,今日赔你!”

    填水乙提起两把金瓜大锤,掂量两下,又输入妖气,感觉确实不凡,不是本相脱落的还不难炼化,这才露出满意神色,将一对锤先收到囊袋中去。

    鳌相舍出万重淬体法,金瓜用一对大锤安抚靖平山地位最高的妖王,现在就剩躺在场中伤得最重的那小鹿妖有些刺眼,见西望夫人还不肯吭声放行,以女妖心猜她的意思,估计是她家阿猫阿狗都不许外人白伤了去,十七娘整理下衣物,轻咬着牙道:“幸好这次是为追那叛逆,奴家出门前尚学了龙魂归乡曲!”

    走到趴地上全没了知觉的鹿妖面前,大白螺递到嘴边,十七娘蹲下身开始“呜呜”地轻吹起来。

    这次与先前洞前引妖的曲调完全不同,在场的所有妖怪,听到后只觉心神清明,所有烦躁不满都渐渐散去。

    被海螺声专门针对的小妖陆宝,那碎裂的神念意识在一片片慢慢缝合重组,意识当中,一帧帧人生妖途的画面重新成型不断闪过,最终越来越快,又消失在脑海更深处。

    他自家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终于恢复些许神智,醒来先呻吟:“额,疼啊.....”

    能够醒来,就不会变成白痴,而且神念破碎后再复生,破而后立,反倒壮大几分。

    十七娘一曲吹奏过,小鹿妖得了清醒,只不知凭他的微弱妖气能否抗住重伤,今日事总要有个了局脱身,不能再让龙王嫡女出血,金戈几步走过去,掐破手指递到鹿妖嘴里,叫:“咱海马妖王的血,让你吸一滴,再不济也抵得不入流灵药,尚有强健体魄之效!”

    小妖实在不入流,他等四名妖王一位妖祖,身上好东西不少,却没有适合小妖的物件,倒不如给滴血补补身子。

    与上次妖元节受伤不同,被那白衫女妖唤醒之后,陆宝倒恨不得又能晕死过去,除火辣撕扯开的皮肉伤外,全身有数十处骨骼碎裂,头内也还刺疼不已,瘫在地上,汗水泪水鼻涕都在不受控制往外冒。

    海马妖手指带血进入嘴里,除腥味外,有妖气与精血之气蓬勃生发于口舌之间。

    疼得厉害,正恨不能寻到个发泄物,有东西入口中,还是大补之物,陆宝顿时用牙死死咬住,贪婪地大口吸吮。

    这是拼尽全身疼痛的咬合力气,入口的便是根铁棍,也要给他咬折,但金戈妖王修为,本相铁皮防御又远超其它妖类,陆宝牙齿并没有破防。

    没能破防,血倒又吸了些。

    若不是旁边有个凶神恶煞的妖祖婆娘难讲理,金戈恨不得一脚踢死面前的小妖,小翼控制着力道不让鹿妖再受伤,连甩几下才将手指拔出来,已被吸出好几口血去,他恼火道:“你们山里妖怪,连个小妖都这般贪得无厌?”

    怕海马妖言语又惹恶婆娘不饶,鳌相打断他,问:“西望夫人,俺们已都赔礼过,可还有话说?”

    西望夫人冷笑着反问:“那还不快滚回北海去,等着老娘造饭摆席?”

    鳌相将记载着万重淬体法的鲸皮丢给填水乙,向西望夫人拱拱手,这才带四名妖王随从飞天而起,那恶婆娘果然没有再拦阻。

    随后,红影一闪,实力强横性子不好的本地女妖祖也消失不见。

    ——

    极高云从中,妖祖鳌相领四名妖王,往北海方向疾飞。

    一位妖祖、四位妖王,被一个恶婆娘搞得如此狼狈,脸面大失,谁不沮丧?

    此行非但目的未达到,丢了脸面,亏损的也不小!

    十七娘、金戈、知宾三个黯然不肯吭声,金瓜忍不住,飞行中顶着高空烈风,闷声问前面带头的老鳌妖:“鳌相,这位西望夫人可是要成圣了么?怎那般难敌?”

    老鳌妖其实真名虚危,官拜北海龙宫丞相之一,才被称为鳌相,听到金瓜问话,他叹口气,摇头回道:“千年前大战,俺们龙宫并未见过这位,只是战后遣了好些能出水的小妖往圣猿山去打探,回报中有一条,其地妖王们私下常言:圣猿五祖,难敌夫人一个。当时尚以为只是讹传笑话,不想真强横如斯!”

    知宾也不服气道:“便算上那西望夫人,圣猿山也只得六位妖祖,咱们北海龙宫妖祖可有十五位!”

    回头看一眼还是垂头丧气闷飞不搭话的十七娘,虚危苦笑一下,应道:“圣猿山不如咱龙宫传承万万年有序,妖王以下无甚出彩的,只不知为何能出搬山大圣与西望夫人两个异类来。”

    “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十七娘虽与你三个一样,也是当年大战后才出生的,但她自幼在龙王龙婆身边,当晓得圣猿之强,当年一战,俺们水族泯灭无数,龙王重伤七百年方养好,龙婆也受创不小!”

    “所以那叛逆外逃,定然是往圣猿山去,”十七娘终于抬起头,愤愤地开口:“就是知龙宫不敢去惹那圣猿!”

    鳌相轻“嗯”一声,声音很快消散在高空烈风中,他又提声道:“咱龙宫上下已受辱千年,千年来只有俺们龙宫怨圣猿,圣猿山没记恨龙宫的道理,今日还要再受西望夫人的气,不过是俺们这等老朽的技不如人,要想一洗前耻,还得你等孩儿们自强!”

    稍提下志气,虚危再解释:“那西望夫人,小妖们后来探知到不少,言其为搬山大圣正室夫人,成妖比搬山大圣还早,圣猿山千年前大变故后,夫妻失和,才双双再不得见,不想西望夫人竟隐居此地。若非知些秘闻,俺今日也猜不出她来!”

    金瓜脸上已缓和许多,又恍然道:“怪不得人类西进三千里占地,独留下此地不敢吞,数百年前元婴修士被打杀,也只不了了之。”

    虚危再道:“当然,便打得过,真惹急了西望夫人,指不定圣猿又现世!有西望夫人在,你那对金瓜锤就别想再讨回,待回龙宫禀过龙王,再往库房内另取一件兵器用罢!”

    “末将的金瓜锤好换,十七娘的龙珠却是本相之物,丢了如何是好?”

    “唉!只有禀过龙王,徐徐图之了。”

    ——

    一干大妖怪全都离开,靖平山钻山洞前妖怪们才叫着晦气爬起身,收拾场面。

    妖丁们施展着回春术给众妖疗伤,皮肉伤都能治,独骨裂的不行,只能自家将养,还好除了某个口滑的小妖,其他骨裂的多勉强能行走。

    其实最终结果如此,妖王填水乙心中是窃喜的,确定本地有妖祖保地,人类不敢犯境不说,他自家得了一对金瓜锤宝贝,麾下儿郎们虽多受伤折损些妖气,但得了龙宫万年传承下来的淬体之法,又还有小山精种下的灵药年年收成,多的都能弥补回来,下个甲子战时胜算大增。

    若不是因被擒问话,被喝来喝去,着实丢脸面,填水王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现在还只能装出一副恨恨模样。

    那边见血肉开花骨骼碎裂的鹿妖还摊倒在地,起不了身,二将军郎君大声问二三钱:“百宝可还能活?前些日子你黄了熊宴,今日莫不能补一场鹿宴?”

    二三钱不理睬郎君,只和麾下小妖一起过去查探。

    五步、狗宝、老瘟、力士围拢过去,轻手轻脚将鹿妖抬起,骨碎的最忌讳不专业人士翻动身体,陆宝能感觉被抬起过程中好些碎骨都插到肌肉和内脏中去,若不是在这不讲科学的妖怪世界,自家早已再难得救活。

    那几口海马血滋补下来,陆宝终于能有气无力地哼哼两声叫疼。

    海马妖王之血远比不上龙气,不过上次得的细螭所含龙气只有丁点,海马妖则被陆宝狠吸了好几口,精血之气滋补比上次还足,且没有上次进补的龙气暴烈,能感觉到身体各处在强化,伤势也在再生神通作用下缓慢恢复。

    二三钱、五步、狗宝都是知晓他有再生神通的,见鹿妖还有口气在,好歹死不了,待伤势恢复也不会折损多少妖气,都放下心,二三钱又上来施放回春术治疗皮肉。

    陆宝先前躺的地上,鹿血已经有一大汪,身体上还在不停往下滴,豺妖有才是个不讲究的,张口在下面接了几滴,大喜道:“百宝的血滋补得紧,弃了岂不可惜?你们站开些,莫踩到血!”

    接了好几口,回春术已起作用不再流血下来,他又不嫌脏,化出本相把地上连干涸凝结的一起舔食了。

    这边抢救着鹿妖,那边填水乙暗欢喜一阵,又想起一事,招呼郎君、木鬼:“寻有手艺小妖,造一副西望老祖长生碑,俺们当日日供奉,以谢老祖庇佑!”

    若不是手艺比不上人类匠师精巧,填水乙都想命小妖雕刻西望老祖石像日日供奉,石像做不出来,只好退而求其次。

    刻长生碑并不难,便有年老小妖受命,忍着骨裂之痛取青石切成碑面,由识字的妖丁妖将凑齐字,刻上“供奉护佑妖众西望老祖长生”几个字,镶嵌在钻山洞洞口石壁上。

    不多时就弄好,填水乙驱使伙房小妖拿来贡品,领全山场还能下跪的妖怪们跪拜,又令以后每日都得如此。

    填水乙好生献殷勤,还想引得妖祖再次关注,寻个能撑腰的,不过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之后千万年,那位泼辣强悍的女妖祖都再未到过钻山洞。

    然后,才令小妖们自散。
新书推荐: 心有明月光 深空湮灭 谪仙令 神魔降临都市 三生三世仙上仙 重生之毒狐权倾天下 山海寻仙箓 是年轮 山海经之乾坤社稷图 白娘子要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