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鹿妖逐鹿 > 第17章 17.居所

第17章 17.居所

    妖丁老爷二三钱平时不喜欢住钻山洞内,他这一丁的小妖自然也都如此。

    从山顶回来,天已大明,看过当日谁更能日辣的赌博,陆宝只来得及与老羊妖曲盘打声招呼,就随二三钱下了靖平山。

    他们下山的时候,天才刚刚变阴。

    下山路上,二三钱先教导陆宝些事项:“在俺们丁,随山场初一演武、满月修炼,初二、十二、二十二三个逢二之日办差征粮,除了办差三日遇事需得告假,平日里随意就好,不过居所离老爷俺不可太远。你是新晋的,不晓得俺们做老爷的为难处,该纳上的灵药半点少不得,库房管事、二将军都盯得紧,要防着平日饥荒,还少不得人情往来打点,所以平日里也莫忘去寻灵药,三年交两株灵药给老爷就成。”

    “与库房一样,灵药老爷只要熟透的,不熟的你自家吃了罢!不过若是三年不足两株之数,当不能怨老爷炮制你......”

    妖丁有缴纳不入流灵药给库房的额外任务,数量为每辖一名小妖三年缴纳一株熟透的整灵药,二三钱要陆宝三年交两株整,那多出来的一株灵药就是他自家的私房了。

    不入流灵药的药力对妖丁本身已经没有多少效果,不过作为硬通货还是比较坚挺的,除了重要日子,平时赌日辣时都少有妖丁舍得拿出来做赌资。

    不中饱私囊的妖怪不是好妖怪,二三钱的要求陆宝能够理解,但是难以接受,大着胆子讲道理道:“老爷,俺化妖之前,为寻灵药在满山里跑,十多年下来也只得了三次机缘巧遇,灵药实在是不好寻,三年交上两株熟透灵药恐有些难…….”

    “兽类眼目鼻息能与俺们妖比么?”二三钱还没开口,五步在陆宝背上扭动着蛇腰,又插嘴:“俺们数百小妖在山场内日日闲逛,灵药多半都已先采了,只有那极少漏网的才轮得到兽类,不过你十三年寻到三株药化妖,运道极佳。”

    什么运道佳?是俺老鹿寻药勤奋辛苦远胜其它开灵智兽类好不好?

    “五步的话不差,如今你已化妖,寻药之能自然也是看涨!”

    二三钱点头同意蛇妖之言,又多说了两句:“这不入流灵药原本不过是山中野药,得机缘吸够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就化为灵药,还不算难觅,用心些总有所得。那些更得天地钟秀,入了品级的,才是真正难获之物。”

    妖丁和小妖都这样说,陆宝这才勉强放下心。

    妖怪行速甚快,连只能一蹦一跳向前的蛙妖都没有掉队,蝠妖来福背不动妖丁老爷,自家倒是可以飞,是队伍中速度最快的,一路在前面打前哨。从钻山洞下山就有二十多里路,再一路行到目的地,所花时间不过近一个时辰而已。

    二三钱所居之地在靖平山东北面三四十里外的密林里,是一株六七个人才能合抱的粗大栗子树,巨树部分躯干已经中空,入口就在第三枝树杈上。

    妖怪的居所,平时泄露出去的丝丝妖气足让附近野兽躲避,此地倒显得很安静,飞鸟猿猴松鼠什么的半点不见。

    到了这里,天色已经愈发阴沉了,二三钱跳上第一根树杈,对小妖们摆手道:“估计今夜不能见月,不用再上山修炼,明日且看天再说话,你等自去耍罢!”

    小妖们齐跪着道:“告别老爷!”

    到这里就开始四散,豹妖兄弟无回、有来两个随二三钱上树,他俩就住在这株栗树上,平日还充当二三钱的护卫;獾妖阿土在树脚泥土中筑巢;熊妖力士住附近树洞;狗宝与另两名牛妖结伴而行;其余老瘟、蛙妖碧眼、蝠妖来福、豺妖有才、鼠妖、刺猬妖等各有去处。

    小妖们就都住这株巨大栗树周围,方便听候妖丁差遣。

    还是蛇妖五步留在最后,又爬上鹿背,说道:“俺左右无事,且陪兄弟你先寻个宝地安身再说!”

    成妖之前,多数动物早都习惯风吹雨淋居无定所,倒是陆宝内中还有人的执念,想到从此能有个地方定居下来,躲避风雨,心中倒有些热切了。

    “五步哥哥平日住哪里的?”

    指挥陆宝往外围走着,听他发问,蛇妖转头看看大栗树,在背上压低声音道:“俺以前就与豹妖兄弟同住这栗树上,不过有一日老爷刚睡醒出门,不想俺正化出本相打盹,老爷被吓得跌了一跤,从此不许俺再到这里住。”

    陆宝有些无语,松鼠还是怕蛇啊,又问:“那哥哥现在住哪里?”

    “周围这些树上,全都是寒舍了!”五步冲周边指点着:“有时无聊,也随牛妖他们去挤挤哩。”

    “狗宝哥哥住哪里?”

    “往西七八里地,有个凹进去的石崖下就是牛家府邸,一会俺带你去瞅瞅。”

    天色昏暗,两头小妖一路闲聊着,开始在周边寻找适合长期定居之所。

    五步问鹿妖对居所有什么要求,陆宝一心想着要能躲雨露冰雪,就要求寻个洞穴。

    只是要找的地方不能离二三钱的大树洞太远,陆宝最小体型也是正常鹿身,周边适合的两三个树洞、石洞早都被常住小妖们占完,哪里能有空的给他?绕着那棵大栗树外围找了几趟,顺路还在栗树北方十来里地的山涧里吓唬了碧眼,也拜访过三头牛妖居住的凹石崖下、鼠妖居住的地洞,总是一无所获。

    眼看天空越来越阴沉,注定有一场雨水来临,今夜靖平山顶借月精修炼是别想了,但若是要在雨中过夜,还不如回钻山洞伙房去混一夜。

    “五步哥哥,不如俺先回钻山洞,”蛇妖帮忙的热情很高,陆宝只得沉吟着道:“明早老爷去赌日辣,俺随着回来,再烦请哥哥带俺找。”

    不想蛇妖是个好面子的,满怀热情带新晋鹿妖找了半天毫无所获,脸上很有些挂不住,听陆宝要回钻山洞,连忙拦住:“天生洞穴寻不到,还砸不出一个么?莫急,且看哥哥的!”

    带着陆宝转回三头牛妖居住的内凹崖下,五步叫道:“呆牛,出来帮忙呐!”

    这石崖下种了些荆棘将周边拦住,只留一道开放的出入口,听五步召唤,三个牛妖都出门来。

    另两位牛妖一个所化人头面相显老得厉害,得名老憨;一个长得圆胖,取名黄牛,就是十多年前征粮时常吹引兽角的那位。这两个名字都是二三钱给取的,比妖王靠谱多了。

    黄牛问:“要俺们帮啥?可有体己相送?”

    平日里蛇妖与狗宝、老瘟两个关系最好,黄牛、老憨轻易可不会帮他的忙,五步本也没指望他俩,只是冲狗宝道:“新来的鹿妖小弟叫俺一声哥哥,今天又肯背俺下山,你随俺去给他打个洞窟出来安家!”

    黄牛面现惊容,又冷笑道:“为一新晋小妖要耗费多少力气?鹿妖自己不是妖?要什么帮忙?”

    五步没吭声,倒是狗宝瓮声瓮气答黄牛:“他把自家角送给老爷,才得入的俺们丁。没得合用的家伙,又还没化手,倒是不好打洞!”

    黄牛、老憨不再言语,狗宝厚道,又转头对五步:“成,再去叫上懒猪就是。”

    老瘟倒没和另一头猪妖搭伙过日子,他居处离牛妖住的凹石崖下也不远,是用树枝枯草胡乱堆搭起来的一个窝棚,听五步要求帮忙,嘴上虽哼唧哼唧一直表示不满,身子倒也跟着走了。

    得了两个交好小妖相助,在新晋鹿妖面前保住面子,蛇妖这才开口问陆宝,要在哪里打个洞安家,要土洞还是石洞。

    今日背一天蛇妖,倒得了意外之喜,既然这两个小妖看五步面子肯帮忙,还不如一次搞得好些,地洞总不如石洞舒适,想想这半天走过的地方,陆宝答道:“劳烦三位哥哥,北边山涧碧眼居处往下二三里那块大石壁上,可好打洞?”

    陆宝所言那块大石壁切面约莫有两三百平米,后面全是连整的大山石。

    仔细回想起那地方,完全只有石头没泥土,却是要费好大力气的,老瘟又哼唧着不情愿,连牛妖也有些犹豫了,倒是蛇妖拍手赞同:“甚好,以后俺去做客,正好顺道吓碧眼那厮!”

    又斜眼瞄向猪妖和牛妖:“今日若不仗义帮忙,莫怪俺老蛇闹腾你俩一年半载的,天天和你们一起睡去!”

    牛妖猪妖都拗不过五步,只得跟着前去。

    陆宝选中的大石壁在山涧的南岸,壁面平整,前面鹅卵石堆十来米外就是水流,水宽三四米,水不深,最深处只淹得到陆宝膝盖。

    “在哪里开口?”

    石头上打洞自然比土洞要费力许多,不过已经到了这里,狗宝倒也不反悔,双手各拽下头上牛角来,准备开工。

    陆宝忙道:“雨季定会涨水,且先弄石头垫高,往中央开高些!”

    五步开口赞:“鹿儿想得周全!”

    “何须石头来垫?”

    狗宝轻吸口气,瞬间妖气膨胀肉身,身躯开始化大,立起有四米左右高,顺手在石壁上一指:“这里开下来可够么?”

    “够了!够了!”

    陆宝点头不迭,牛妖将两只牛角用力一插,顿时都没入石壁中去,他左右挥动双臂,很快切下许多碎石来。

    “牛哥威武!口子可以开大一些!”

    陆宝衷心称赞,五步笑嘻嘻地看向老瘟,猪妖哼哼两声,同样化大身躯,取出自家獠牙上前帮忙,只是两个大怪物挤在一起,反倒有些不好施工,牛妖抱怨两句,猪妖就又停歇下来,先看他搞。

    五步、狗宝、老瘟三个小妖修为倒都一般无二,全是仅只化出人头和手臂,胸膛以下还是兽躯,不过也比陆宝现在方便许多,牛后腿、猪后腿站立在地也没见有什么不方便。

    这边开始施工,不多时就惊动了上游的蛙妖碧眼,不过有蛇妖在此,他只敢远远躲着观看,打死不敢靠近过来。

    五步变出蛇头,迎着碧眼方向“嘶嘶”吐信子,蛙妖立马消失,好一阵后又才缩头缩脑冒出来。

    狗宝的牛角是得用的兵器,自家东西最是契合,平日一直用妖气温养着的,锋锐无比,切石比切豆腐难度大不了多少,他力气又大,没多久开出一个两米多宽,三四米高的大缺口来,足够牛妖和猪妖变回正常大小,跳上去往里切石。

    这下速度又变快不少。

    再往里深入,缺口慢慢变成了洞,蛇妖也跳上去帮忙,用他的蛇尾将前面切下来的碎石扫出洞口。

    碎石一直在往外滚落,没想到小妖做工程这般厉害,看了一会,陆宝也跳上去,请他们切到三四丈深之后,往旁边右拐进三四米,再开始做大些的居室。

    除了按自家心意指挥,陆宝反倒什么都做不了,三位小妖一直辛苦到下午,天上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站在雨中,想到终于可以有个遮风避雨固定的家,自然是欣慰,只可恨天公不作美,今夜修炼之事是铁定泡汤,刚食髓知味的鹿妖自然是心疼不已。
新书推荐: 仙瑜无瑕 心有明月光 深空湮灭 谪仙令 神魔降临都市 三生三世仙上仙 重生之毒狐权倾天下 山海寻仙箓 是年轮 山海经之乾坤社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