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我是诸天第一圣 > 正文卷 第091章:落子于未来

正文卷 第091章:落子于未来

    当真是想要打瞌睡就来了枕头。

    甚好。

    苏青在来之前还有些头疼,毕竟他与佛门直接没有因果,若是贸贸然插手其中怕是不好,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发飙总要有个借口,很显然,西方教把刀子递给他了。

    至于他欲要何为?

    简单。

    他想要布局,唯有身入局中,天道未显,就算是明年天道复苏,劫难一起依旧还是迷雾重重,想要让自己的布局不至于脱轨或者是翻车,只有身处局中做出改变。

    西方教下场是一定的。

    毕竟截教的这一次做局是将阐教、西方教、还有那位圣母娘娘都一起算计其中的。

    但。

    你下场归下场,若是说出类似什么【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或者【九尾狐出、天下大乱】之类的神神叨叨之语?

    呵呵。

    西方教的尿性,看过诸多小说,和前世起源地球上的时候,苏青有过无比深厚的见识了。

    想罢。

    苏青目光平淡的看向身处本空身后的本元,起手,天空呼来一朵青云,道:“本元大师,请吧。”

    “你……”

    本元大师隐有韫怒,纵使他是金山寺戒律院的首座,但他的修为也不过是金丹之境,一位化神元婴境大佬的一掌岂是他能够抵抗住的,再者说了,此乃金山寺所在,有人无视金山寺直接凌空飞行,他出手彰显金山寺之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堂堂一位功德修士竟如此不讲道理?

    本元大师想要为自己争辩两句。

    旁边的主持本空大师诵了一佛号,脸上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道:“阿弥陀佛,既然功德修士坚持,不若就让老衲替我师弟代劳,也算是了结了功德修士与我师弟之间的因果。”

    苏青嘴角泛笑。

    他要的就是这句话。

    苏青呵呵一笑,看了看开始朝着围过来的玄门修士,驱散了开始凝聚的青云,摇头道:“大师说笑了,也罢,今天乃是金山寺大典之日,贫道也无意与佛道结下因果,贫道一直在山林中清修惯了,这满地黄金铺就的金山寺却是第一次来,还请大师带我领略一番此间美景。”

    本空为之一愣,点头道:“这是自然。”

    苏青微笑之。

    十分钟后。

    一沙弥带领着苏青与楚冥浏览着金山寺之中的美景。

    沙弥是金山寺外门弟子,本身就是毕业于帝国某旅游专业学院的,据说在毕业之后遇到了一起怪事之后便于金山寺皈依了。

    是以。

    沙弥很是敬职,充当着专业的导游,不仅口才甚好,更是无有私货,没有想苏青和楚冥推销着什么缘定三千求签轮……

    从金山寺内门走出。

    大雄宝殿。

    天王殿。

    念佛堂。

    妙高台。

    ……

    今天乃是大日子,是以,金山寺封山不接待游客,所以,这一次是真的看景,而不是看人头……

    苏青看的是饶有兴致,时不时的和面前这沙弥打听着各种各样的典故听的是颇为入神。

    旁边的楚冥却是有些风中凌乱了。

    之前在客栈里面谈好的计谋呢?

    丢到大海里面去了吗?

    楚冥几次张嘴想要问个究竟,但每当这个时候,苏青很是恰当的指着寺院之中的一个建筑向沙弥发起了询问。

    不多时。

    苏青和楚冥走到了一通往山腰的青石台阶处,山腰那处似有一佛塔隐约若现。

    沙弥牢记着自己师叔的话,便是双手合十,指着通往山顶的青石板路道:“两位施主,这边请。”

    苏青指着山腰那处道:“那是什么塔?”

    沙弥双手合十道:“那是祈佛塔,今日不便前去。”

    苏青道:“为何?”

    沙弥低眉回道:“眼下皇子与公主正在祈佛塔前为当今祈福,祈福需心静心诚,是以,不便去打扰。”

    苏青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楚冥。

    后者微楞。

    十秒钟后。

    苏青和楚冥站在分叉口,看着沙弥带着他两登山顶的背影。

    楚冥皱眉道:“苏兄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苏青呵呵一笑道:“楚兄不懂?”

    楚冥摇头道:“道友为何放了此间因果?”

    苏青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我以为凡人喜欢脑补,不曾想,楚兄也喜欢此道。”

    楚冥微楞。

    苏青哈哈一笑道:“楚兄,可曾听闻凡间的一句话,一场席卷大洋的风暴,往往是因为一只蝴蝶煽动了自己翅膀而造成的?”

    放弃刚到手的刀子?

    想什么呢。

    经过刚才那么一出,不单单是本元与本空,估计连当时远远观看的玄门修士与佛门弟子都以为苏青是专门借此来发飙的。

    怕是连楚冥心中都会这么以为。

    但真是如此吗?

    从一开始,苏青就无疑扰乱这一场佛门盛会,毕竟佛门是想借着这一处达到入局目的的,而且,佛门入局也是截教想要看到的,是以,苏青没理由去扰乱这一处。

    他来此的目的只有两个。

    第一,防止佛门盛会上会叨出什么九尾出,王朝灭的狗屁话。

    第二,入局布子。

    借机与那本元结下因果乃是为了这两件事情能够顺利而行罢了。

    博弈之道向来虚虚实实。

    西方教落子当今长安宫,那就落子好了,苏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与之竞争。

    他落现在。

    我落将来。

    苏青心中如是想着,注视着一名有修为的僧人自山腰出而出,尾随着上山顶而去之后轻声一笑道:“楚兄,新秦帝国已有晋升仙朝之迹象,为何正一道之前的观点会一夜之间发生逆转?”

    楚冥说道:“苏兄当真不知?”

    苏青呵呵一笑道:“苏某知道,但苏某知道的,怕是与楚兄知道的有所差异。”

    楚冥道:“自从当今长安宫遇刺之后,国运隐去不可观,眼下那猫妖一死,幕后黑手已然不可知,再有,今日长安宫亲临金山寺,师门长辈不得不考虑佛门欲何为。“

    苏青点头。

    玄门与佛门虽同为一流,但说到底,还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很显然,佛门出手和插手的时机也引起了此界玄门的忌惮,但碍于猫妖一死,一直引而不发罢了。

    再者。

    赢无遗的志向太大了。

    仙朝?

    呵呵。

    还是那句话。

    赢无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被放弃。

    ……
新书推荐: 末世吾乃宝妈 机甲序列 镇阴人 银河科技帝国 诸天万界许愿星 打造幻想世界 刺杀条例 名为生存的主线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撼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