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尘案集 > 第三卷门萨密室 话二十 阴谋

第三卷门萨密室 话二十 阴谋

    咔哒。。。

    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几乎要瞪出血来,那是真真实实的手枪,对面坐着的是真真实实不要命的人,不过运气再次站在了自己这边,面对自己的这枪,依旧没有射出子弹。

    “有意思,这回有意思了”

    刚才被张子尘逼得眉头紧皱的戴宸竹,再次乐了起来,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将枪口对准了木寺常人。

    “俄罗斯轮盘这游戏没想到这么有意思,转来转去,还真的把子弹转到了最后,不过你猜是这一枪还是下一枪”戴宸竹笑呵呵地冲木寺常人说道。

    “这有什么猜的乐趣吗?”

    谜题逐渐解开,木寺常人所有的表情却愈发无所畏惧了起来,不过这表情现在让戴宸竹看来,那是格外的厌恶。

    “你以为你赢了吗,哈哈,笑话”

    “那你以为你赢了?”

    木寺常人依旧斜斜地叼着香烟,眯眼打量着戴宸竹。

    “妈的!老子受够了!”

    说话就是扳机扣动的咔哒一声,这场面张子尘看在眼里,心中都忍不住地惊了三惊。但出奇的是,这次照理来说,被子弹打中的几率更大,可自己身边的这位,大使先生木寺常人,感觉心跳反而还没有刚才那次剧烈。

    “呵”

    木寺常人没有再理会戴宸竹,而是低头将自己嘴里的香烟点着,悠闲地吐起了烟雾。

    这。。。张子尘这时候才眯起丹凤眼,好好打量起了木寺常人。

    “好好好,看来我不说点什么,你还真不拿我当回事”

    气极反笑,这回戴宸竹可是深切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精髓。

    “那你还想看到再死多少条人命?”

    木寺常人似乎料到了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直接一句冰冷的威胁,泼向戴宸竹那熊熊的怒火。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联手害死了赛林朵和尼尔森,布拉德为什么会饮枪自尽”

    虽然两人的对话弄地张子尘一头雾水,但那纷杂的线团之外,隐隐约约就要出现一个线头,要伸手去抓,但却抓不住,这感觉折磨的张子尘简直百爪挠心。

    “你应该知道这最后一枪里打出来的会是什么吧,大陆仔”

    戴宸竹举起的枪在木寺常人面前晃了三晃,最终还是偏离了那边的轨道,再次冲张子尘这边扫了过来。

    但不知道为何,当知道这之后一枪里,带出来的肯定是子弹后,张子尘反而冷静到了极致。

    那谜团之后的真相仿佛在冲自己招手,为了那个真相,什么枪,什么子弹,什么生死,在这一刻仿佛全部被置之度外。

    “尼尔森早就被药翻后,羁押在这里了吧,嘴里智齿处藏匿着可以融化的包裹毒块,就扔在戴宸竹房间内拐角处的桌子下。这回你用的还是镜子,以桌子底下四条腿为四点,横向放置几面镜子,利用反射地板上的图案,配合房间内昏暗的灯光,乍一看上去,桌子底下空空如也,但殊不知已经完成了完美地隐藏,这也是我们之前在搜索房间什么都没发现的原因。在各自回房间休息的时候,也就是你,戴宸竹开始行动的时候,先把昏迷的尼尔森从桌底拉到了门口处,接着将自己门锁里面的反锁钮转到即将要反锁之前的位置,在锁钮上缠一圈钓线,再和另一根长钓线连接好,送至你对门,木寺常人的房间内,只要他把钓线的另一端和洗漱间内抽风机转轴连接好,这密室的手法就算完成了。而你们最后只要跟随着大家,在赛林朵死的时候作作秀,一起到圆桌上,等待密室完成,发挥你的演技就好。但大使先生,不得不说,你为了用到香烟这道具,还是出了点纰漏”

    “哦?难道我就是因为这个被怀疑的?”

    木寺常人一脸欣赏地看着张子尘,听到对方说起自己的香烟后,立马就从嘴里拿了出来,摁在圆桌上。

    “没错,老烟枪早起刷牙的时候都会有习惯性干呕,不过我记得,大使先生你并没有”

    “唔。。。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我疏忽了”

    听到这,木寺常人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不过烟还真是难抽,鬼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抽这东西”

    “那为何你会费劲心思来使用香烟这种道具呢,当我一走进你的洗漱间,闻到那剩余的烟草味,我就知道了,原来你是利用了香烟和烟雾传感器,洗漱间里有识别烟雾的传感器,在识别出烟雾后,传感器报警将抽风机自动启动,转轴带着其上的钓线转动,会对对面房门的反锁钮形成一个突然的力,由于反锁钮已经提前被转到了即将反锁的位置,这个力哪怕不大,但只要轻轻一带就能反锁上。借着抽风机继续转动,钮上套着的钓线会被晃动开,随着外面连接的长钓线一起被卷进抽风机。这屋内所有的照明系统都应该被你做过手脚,在烟雾传感器被启动的时候,照明系统中也会相应断电。所以你只要计算好香烟燃烧的时间、毒药消融时间就可以和戴宸竹很轻易地做到这一切,那洗手间窗台上被香烟烫出的几个黄点,就是你曾经做过的实验吧”

    张子尘的语速极快,好像所有的话早就在脑中酝酿了好久。

    “看来我早应该除了你”

    戴宸竹举着枪的大拇指掰开了击铁,食指向着扳机那里也缓缓加大了力道。

    “管他妈你是谁!管他妈你有什么用!没有你就没这些破事!”

    张子尘听着戴宸竹的这句歇斯底里,心中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是什么意思?没有我就没有这些事?

    “没有我?那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子尘作势就要拍桌子起身,这千钧一发之际,自己心里对真相的渴求真真切切地超越了生死。

    “你去他妈问阎王吧,恶心的大陆仔!”

    就在戴宸竹准备扣动扳机的瞬间,他的余光不自觉地往击铁的地方一瞟。。。

    本来写满疯狂的双眼,稍微地呆滞了那么一瞬间。

    就在这个愣神的功夫,对面的楚年挺身一起,电光火石之间就把手探了过来,速度之快只能看到一道胳膊的残影。

    这时候就是你有再快的反应也根本来不及思考别的,下意识完全支配了所有的动作。

    戴宸竹余光在晃动的同时,楚年那细微的动作早已被敏感到极限的自己看了清楚,只见他本能地脑袋一偏,身子往后一撤,就在楚年还没扑过来的时候,那扣着扳机的手指便狠狠摁了下去。

    砰!!!
新书推荐: 末世吾乃宝妈 机甲序列 镇阴人 银河科技帝国 诸天万界许愿星 打造幻想世界 刺杀条例 名为生存的主线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 撼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