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全村拆迁没有我 > 正文卷 第一百〇七章 象腿大仙最美

正文卷 第一百〇七章 象腿大仙最美

    “修行一道,当顺应天道,方能直指本心,得大欢喜大超脱。”

    小胡子听了问题,倒是心神一定,自信满满地回答、

    “轰”!

    “唉,这一题答案是‘象腿大仙最美’啊。”

    张贵叹了口气,看看瞬间就被炼狱紫火化成灰灰的小胡子。

    这就是个没智能的口令锁,喊对了安全通过,喊不对就烤火吧。

    地狱紫火熊熊燃烧,通道只有一条,还好不是很长。

    剩下五人手段尽出,终于狼狈不堪地闯了过去。

    地狱紫火在五人过去之后,又慢慢收了回去。

    等五人组走远,紫火尽收,张贵才施施然走向前。

    “修行之事,逆天抑或顺天?”

    “象腿大仙最美!”

    然后,张贵就这么走过去了。

    前面五人又遇到麻烦了,这回是绿青年打头。

    一条石桥,下面是弱水,基本上对于渡劫以下,只能走桥了。

    桥上也是个口令锁,张贵晃悠过来的时候,正看到绿青年再扔个帽子状的法宝在打从弱水河中跳上来的噬魂鱼。

    噬魂鱼每条都是筑基修为,但是数量众多,对金丹期修士还是非常有威胁的。

    “戴师侄的青木神冠威力惊人,果然不愧‘戴青冠’的别称啊。”

    那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擎狮门没人性的师弟抚须赞叹。

    戴青冠……果然冥冥中自有天意啊,张贵叹了口气。

    “沈师叔谬赞了,我等速速通过吧。”

    戴青冠……咳,行吧,戴青冠就戴青冠吧,戴青冠如是说。

    众人又是非常艰辛地通关。

    张贵吹着口哨上桥。

    “修为与法宝,何者重要?”

    “象腿大仙最棒!”

    然后,张贵又过去了。

    晃悠着看见他们走到一条回廊,正和一堆傀儡“噼噼啪啪”地打得激烈,那位没名没姓……哦不,姓沈的擎狮门高手也已经躺了,有出气没进气了。

    冲过傀儡拦截的四个都是浑身带伤,看起来都快半残了。

    不管遁走的四个,张贵蹲在回廊口,等傀儡复位,才起身走进回廊。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象腿大仙最赞!”

    张贵又双叒叕过去了。

    四个伤残正停在一个大殿门口,疯狂攻击着大殿正门的一具元婴期傀儡。

    凭借人多势众运气不差,总算把傀儡干掉了。

    不过现在都是人均油尽灯枯了,怕是连个练气修士都干不过。

    “嗤”!

    看着胸口冒出来的剑尖,武仁兴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持剑的吕尚莲。

    “你你你……爱呢?”

    “呵呵,你个糟老头子,以为老娘是好玩的吗?都是为了拉笼你这炮灰啊,现在你的作用结束了,擎狮派我们会好好打理的,呵呵呵。”

    哦豁,真精彩!吃瓜的张贵赶紧把小马扎和薯片拿出来。

    “哈哈,莲妹干得漂亮!”

    戴青冠放声大笑,状极得意的搂过吕尚莲的细腰。

    “你你你……为求机缘,居然连老婆都……人渣!”

    武仁兴死不瞑目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糟老头子哪里比得上度哥一丝半毫……呃……”

    吕尚莲难以置信地看着小腹冒出的刃尖,匕首已经刺破了丹田。

    “度哥……你……”

    “呵呵,贱货,你以为你那些破事能瞒过我?要不是看在你能摆布武仁兴,劳资早把你弄死了,呵呵,滇海派掌派夫人,你也配?”

    戴度冷笑一声,把手中匕首抽离。

    嘶,卧槽,好精彩啊!张贵都快鼓掌了,这反转又反转的剧情……不行了,赶紧喝口快乐水压压惊。

    “仙墓在手,登天有望!你就在九泉之下好好看我君临天下吧!哈哈哈……啊!秋师弟!你!”

    正在得意忘形的戴度,却被一直没存住感的秋师弟从后一剑穿心。

    “戴度!你这个歹毒的家伙!你竟然敢杀了莲姐!你竟然敢杀了莲姐!”

    秋师弟双眼通红地疯狂把剑捅啊捅。

    直到戴度没了声息,才扔下剑,哆哆嗦嗦地抱起奄奄一息的吕尚莲。

    “莲姐!莲姐!你别走!不要丢下我!”

    秋师弟哀嚎着。

    嘶,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啊!卧槽,真的哭出血了!

    张贵都惊呆了。

    “小节攀……别难过,咳咳,我……不值得……”

    吕尚莲颤抖地手,抚上了秋节攀带着血泪的脸庞。

    “不不不!说好的,我们要弄死戴度,一起接掌滇海派的!你不能丢下我!”

    嗯,对不起,仅剩的一点同情心没得了。

    张贵撇撇嘴,这破世界都什么人啊,爱呢?

    求接盘这个名字真是没起错啊。

    “好好……活着……”

    吕尚莲的手,重重滑落。

    “不不不!莲姐!不!”

    秋节攀紧紧搂着吕尚莲的尸体,疯狂大吼着。

    “莲姐,你别走太远啊,我现在就去追你,下辈子……我们定不分开!呃!”

    秋节攀渐渐平静,走到戴度的尸体面前捡起剑,然后,轻轻把吕尚莲搂在怀里,仿佛怕惊扰到她,抬起剑,往脖子上狠狠一抽。

    看着扔掉剑用最后的力气紧紧搂着吕尚莲的秋节攀,张贵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该给啥表情了。

    这踏马的,戏份好违和,一口老槽梗得胸口发闷,可是不知道往哪吐啊。

    骂了隔壁的,一行人来探险寻宝,又是千辛万苦又是反间计苦肉计美人计的,到头来全在宝物都没看到的时候,就这么乱七八糟一堆狗血全翘辫子了?

    踏马的还整个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的殉情戏码?

    能不能行了?这啥剧本啊?这世界有毒啊!

    张贵喝着快乐水对着几条咸鱼吐槽了半天,总算一口闷气泄出来。

    这破世界绝壁有毒,算了算了,赶紧完成任务撤。

    抬腿走进这个洞府的大殿。

    “问星几许,问青丝几许。”

    “象腿大仙天下第一。”

    张贵有点有气无力地对上口令,刚才那毁三观的大戏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

    丫的就一女装大佬,哪来这么多自恋啊?

    回想了一下天道记录中象腿大仙的形象,张贵打个寒颤。

    这是最后一道口令锁了,里面就是象腿大仙住的地方。

    .
新书推荐: 界门打开之后 从向往的开始制霸娱乐 我能抽取全世界 总裁不甜不要钱 全球总监 暖婚盛宠 落难千金的春天 娴在路上 你们都是NPC 新时代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