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亭书浅墨黛画生花 > 正文 第六十二章:破障

正文 第六十二章:破障

    心急如焚陌尘左右扳动着石碗,嘴里还说着:“可是坏了?”

    “注意举止!”白真上神道

    陌尘便收回手,一脸不悦,心中道:“什么破碗,定是坏了,果真如同店小二所说,不可做真!”

    不料从石碗底部涌出一股湖水,水花四溅,温羽上神见状眼明手快抬起手臂,便用广袖挡住了水花。

    陌尘眼疾手快,身子一倾斜,便将白真上神挡住,水花便全溅到陌尘背后的衣襟上。

    亦承便就不像几位幸运,或许还沉浸在自己有缘人的伤心中,飞溅的水花还未来得及挡,便飞溅了一身,头发也被浸shi。

    “殿下受罪!”陌尘拱手

    “何罪之有?”白真上神问道

    “此物...惊扰了殿下!”

    白真上神未接话。

    温羽上神道:“那我来试试此物可是坏了!”

    亦承顶着shi漉漉的头发:“殿下小心!小心有诈!”

    亦承生怕这石碗中再涌出不明的东西。

    温羽上神伸出手,将一滴血滴入石碗中,便可看见石碗慢慢将温羽上神的血吸走,碗底似针孔大小的圆孔顿时又显出,湖水顺着这碗底慢慢注入碗中。

    这次便无人惊慌温羽上神被隐不见。

    石碗中水平如镜,一花瓣突然落在石碗中央,打破这平静,泛起阵阵水波纹,花瓣转眼消失。

    “芍药花?”温羽上神心中疑惑

    水中便逐渐显出一女子的模样,可奇怪的是不管如何显出,这女子的五官的样子都是模模糊糊,隐隐约约的只能看清脸庞轮廓,这女子手中还拿着一束芍药花。

    石碗中的水逐渐减少,女子的样貌也消失不见...

    温羽上神也显出,亦承满脸期待的问道:“殿下可看到了?”

    温羽上神低着头抿嘴一笑。

    亦承道:“殿下的良人定是窈窕淑女,冰雪聪明!”

    陌尘可有些许不服气:“我们殿下的良人也定是倾国倾城,仙姿佚貌!”

    “你如何知道?”亦承这句话可便把陌尘赌了回去

    陌尘结舌:“我...我...”

    “殿下...”陌尘转头看向白真上神

    温羽上神道:“二弟不妨也尝试一下!”

    白真上神一听,犹豫片刻,还是将手伸向石碗中央。

    依旧是湖水注入石碗中,白真上神一脸平静,看着石碗中渐渐显出的女子模样。

    女子回眸一笑,脸颊两侧便显出深深的酒窝。这女子可不是旁人,正是零露。

    白真上神嘴角上扬,勾唇一笑。

    等石碗中的水开始减少,白真上神脸上的笑容便收了起来。

    “殿下,我说的没错吧?可是倾国倾城?”陌尘心中火燎

    白真上神冷冷道了一句:“空无一人。”

    虽看似心如止水,实际早已波澜起伏。

    陌尘一脸尴尬道:“店小二说了,只是传说,不可做真!”

    白真上神起身,走向湖面,温羽上神俯手于身后道:“二弟可也是觉得有蹊跷!”

    白真上神轻点头:“这一切都太过真实!”

    “就是因为太过真实,才会以假乱真!”温羽上神道

    “陌尘!”白真上神喊了一声,陌尘一拱手如同得到某种指示。

    便将自己配剑拔开,一运法力,剑‘嗖’飞了出去,空中似乎有种屏障,剑碰到时,便泛着微彩色的光,好似有弹力,陌尘的剑便被弹了回来。

    “殿下,有阵法!”陌尘将剑收回剑鞘

    陌尘看向亦承,二位便一心为主子解忧,结果,心有余而力不足。

    阵法丝毫未减,还将他二人累的够呛。

    温羽上神向前踱步,双手俯于身后,走了约一丈远,抬起头看着祥和的一片,实在不忍心打破这一切。

    温羽上神站于木板桥上,伸出双臂,双手缓慢抬起,湖面泛起涟漪,随着温羽上神的双臂,湖水形成似水柱形状,被温羽上神的法力引出湖面,这一招便为:水流击杀

    温羽上神将两股湖水引至半空合二为一,用右掌心将其推出。

    只见这股水柱直冲向石碗,瞬间,石碗零散破碎,不成整体!

    空中不知名的屏障也突然散开,几人再抬头一看,竟还在原地,这次不同的是城门紧闭。

    “殿下如何看出破绽?”亦承问道

    “整个城中未有银两流通,店家未收取房银,湖面有倒影!”温羽上神解说道

    温羽上神看向白真上神,白真上神道:“幻境!”

    陌尘道:“那刚才的石碗便就是阵眼?”

    白真上神轻点头。

    陌尘依旧一脸疑惑问:“何人会此幻境?”

    白真上神双手俯于身后:“暂且不能确定!”

    其实在白真上神和温羽上神的心中早已怀疑一人。

    陌尘走近城门,城门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陌尘伸手一推,只听见‘吱吱’的声音,看似这南城已尘封许久。

    城中的景象与刚才的截然不同,城中一片荒凉,死寂一片,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到处都是瓦砾,木桩,房屋残缺不全,地面上落着厚厚的枯叶。

    一阵风拂过,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地面的落叶也被吹的‘沙沙’作响,几人并排而走,这一路上可见散落的物件,包袱,一片狼藉。

    陌尘再挪一步,只听‘咔嚓’一声,赶紧挪开脚,用佩剑拨开落叶,发现落叶下竟有一身灰色道袍。

    陌尘用佩剑将道袍翻了个身,只见道袍下一具白骨。

    “殿下,这....”陌尘将道袍翻来,指着这具白骨道

    “从身骨上可看得出,此人即将功德圆满!”温羽上神道

    “如此德高修士,死于非命,看来此事并非人为!”白真上神说道

    当几人都毫无头绪时,从修士的道袍中钻出一黑色虫子,展开翅膀,不知要飞向何处。

    几人紧跟其后,一路追到了一祭坛,祭坛中央有一圆鼎,由三足、腹、两耳、盖等部分组成,耳的位置立于腹壁上方,鼎腹部一般带有精美的纹饰,足部、耳部和鼎盖也有饰有纹饰的,一般的鼎纹饰有兽面纹、乳钉纹、云雷纹等,此鼎不同,纹饰为五毒,首尾相连,互相吞噬。

    此祭坛也有不同,一尘不染,干干净净。

    陌尘拔开剑,在鼎腹处敲了一下,不曾想竟发出清脆的响声,鼎中竟还传来翻滚水流声。

    等陌尘停下,声音消失,翻滚的水流声也消失,亦承见状便置于空中看向鼎中。

    亦承稳落地面摇摇头。

    陌尘紧皱眉头,心中尽是疑惑道:“鼎中什么都没有?”

    陌尘看向亦承,二人点头,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陌尘快速敲击鼎身,亦承见状迅速跃起,看着鼎中一团褐色液体随着陌尘敲击的声音向上翻涌。

    亦承在空中对陌尘示意,继续敲,不要停

    随着连绵不断的敲击声响起,只见鼎中褐色液体犹如沸水一般,冒着泡飞速溢出,整个祭坛充满恶臭。

    溢出的液体流向祭坛,顺着祭坛的凹槽流满了整个祭坛,当最后的凹槽被褐色液体填满时,陌尘停止敲击,被这一幕彻底震惊。

    只听见敲击声更快速,更急促。

    亦承大声喊道:“别敲了!”

    陌尘未回答,亦承稳落地面发现目瞪口呆的陌尘,陌尘早已停止敲击鼎腹,而是鼎自身作响。

    突然间,鼎身开始转动,如同触发到了某种机关,鼎身旋转幅度并不大,缓缓向下沉去,敲击声逐渐变小,但是随之又传来各种怪声,哭声,笑声...

    整个鼎沉下,发出一声巨响,声音震耳欲聋,随之不明来历人有数十名突然显了出来。

    不,准确的说这数十名并非是人,他们穿的衣衫褴褛,头发乱糟无章,身上的衣服满是灰尘,脸色苍白,嘴唇上未有一丝血色,骨瘦如柴,身体薄的好像一张纸。

    数十名人站在原地丝毫未动,陌尘见状向后挪了一步,一听响声,数十名人便齐刷刷看向他,片刻间,这数十名人都涌向他。

    陌尘拔剑,因未知晓由来,便不可鲁莽行事。

    白真上神见状,一甩广袖,数十名人纷纷倒下,谁知,这数十名人被一团黑色气体纷纷笼罩,自上而下,站在原地。

    随后便听到一阵阵琴声,数十名人嘴里便发出咆哮声。

    当看向白真上神和陌尘时,这才看清这些人眼睛被这团黑色气体也污浊,未有一丝白。

    数十名人便开始攻击,当一人手伸向温羽上神时,亦承剑已出鞘,毫不犹豫砍了下去。

    谁也未曾想到,亦承砍下去时,此人未倒下,反而咆哮声更大,攻击力更强,身体中也爬出许多黑色虫子。

    一涌而出,成千上万,见活物便吞噬,爬行速度惊人。

    温羽上神见状便道:“不可将其砍伤!”

    亦承大声喊道:“殿下,眼前该如何是好?”

    温羽上神道:“他们乃不死之身,体内藏有蛊虫!”

    只见一蛊虫爬近,亦承一挥起剑,便将其砍成两半,蛊虫瞬间化成一团黑气,被养它之人吸走。

    蛊虫步步逼近,数十名人也步步逼近。

    几人紧皱眉头,陌尘道:“这些人杀不死,伤不得,二位殿下可有何良策?”

    温羽上神看向白真上神...
新书推荐: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蹭出个神座 全世界都重生了 猎神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艾贝尔的黎明 秩序之箭 食与灶 都市修罗医神 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