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亭书浅墨黛画生花 > 正文 第五十三章:翼遥取血救陆离

正文 第五十三章:翼遥取血救陆离

    “公主!”降苏看着翼遥转身面向卧塌的背影道

    翼遥抹掉脸上的泪珠道:“无事,你退下吧!”

    降苏一拱手道:“臣先行告退!”

    翼遥瘫坐在卧塌边,看着昏睡温羽上神泣不成声,心中问了一万遍:“我该如何是好?我该如何让你醒过来?”

    翼遥不知想起了什么,便起身走向殿外,一出殿伏辛便迎上来:“公主,你且不要担心,公主...你要去何处?”

    翼遥现在可无心理会所有人,步伐一步也没停道:“不要跟着我!”

    伏辛止步道:“哦!”心中想着“温羽上神晕倒,公主心中定是难过,让她自己呆一会也好!”

    亦承步入殿内,看着温羽上神面上没有一丝血色,心中道:“此事是否应告诉零露仙子,可…零露仙子有伤在身!不管了,还是告知一声比较好!”

    “可否帮我照顾一下殿下?”亦承出殿看着伏辛说道,伏辛点点头

    “多谢!”亦承一拱手。

    翼遥走进‘万书阁’,听着名字好似魔界藏书丰富,其实并不然,不过也并不会差很多。

    翼遥一进万书阁,便开始翻阅所有的竹简,书籍...

    零露看着从殿外匆忙走来的亦承,放下手中的茶杯道“亦承!”

    看着身一侧的缉熙也行了揖

    “零露仙子!”亦承道

    “大羽毛如何了?”零露问道

    “回零露仙子,大殿还未苏醒!”

    “我去看看...”零露一起身便全身发软,头晕目眩

    缉熙见状赶紧扶好,让其落坐道:“先照顾好自己,温羽上神定不会有事,我向你保证!”

    “亦承,眼下你速回天界,找华椿仙!”零露道

    亦承拱手道:“可...殿下...”

    “有我在!”零露咳嗽两声说道

    “劳烦零露仙子了,我速去速回!”亦承道

    亦承刚走,缉熙便道:“这天界竟如此小心谨慎!”

    “有情可原,不是吗?咳咳...”零露道

    “没事吧?来,躺下!你不必担忧,舍妹定会照顾好温羽上神,你有伤在身,还需照顾好自己!”缉熙起身扶起零露走向卧塌

    在万书阁的翼遥将她整个人都埋进书籍中,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目十行。

    万书阁已经被她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要看书籍和竹简快要翻阅完了,急的眼泪夺眶而出,眼前字越来越模糊,哽咽的声音...

    眼神在一页上停留,喜极而泣,‘血引’二字让翼遥提起了精神,抹掉脸上的泪珠,拿起书籍一路奔向锦苏殿。

    “降苏,降苏,降苏!”翼遥一边跑一边喊着降苏

    降苏从殿中出来拱手道:“公主,如此匆忙可有何事?”

    翼遥把书籍递给降苏,语无伦次道:“降苏…降苏,你快看...”

    降苏接过书籍,看着书籍上的记载道:“公主,此方法并不可行!”

    翼遥问道:“为何不可?”

    降苏无奈道:“公主,血引是需活人之血为引,此方法无人试过,只是一记载而已,且不说这引子,就其中这味黑牵夷,魔界便就没有!”

    “黑牵夷?”

    “又名芍药花,此物有养血和营之功效!”降苏道

    “魔界不是有此物吗?”

    “公主,这书籍中的记载是需对方将所有药材饮下,用法力催动,融入血液中,再取血救人!”降苏顿了顿又道“此味药并不能在咱们魔界生长,魔界有也便是干芍药,药效缩小近几倍!”

    翼遥思绪早已飞了出去,降苏见状喊道:“公主,公主...”

    翼遥回道:“啊...”

    “公主,此法子只是记载,无人用过,切勿盲目使用,以防损耗玉体呀!”

    “知道了,我定不会盲目使用!”翼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今日的魔界似乎与往日不同,翼遥第一次觉得自己竟如此无能为力,往日不管何时何地总有缉熙为她解除所有烦恼,此番,她竟如此束手无策,心中慌乱,干着急。

    突然,翼遥止步,心中道:“平日里,我喜食芍药蜜糖膏,且嘱咐伏辛多放些芍药,这样食起来香甜软糯...”

    心中或许有了希望,提起衣襟,一路快跑。

    “伏…伏辛…伏....”翼遥气喘吁吁的喊着伏辛

    “公主,你怎么了?”伏辛看着翼遥上气不接下气,赶紧扶其坐下,倒杯水递给翼遥,想着让她先缓缓

    翼遥用手将茶杯一推,气息依旧不平稳道:“伏辛...我平日所食的芍药蜜糖膏里面的芍药从何而来?”

    “我前往人间买的啊,公主每次都要多放芍药花,干芍药口感又不好,我只能前往人间,不过...芍药花从人间带回时,便会有些许凋零,但并不会影响口感!”伏辛委屈的嘟囔道,看来每次翼遥想吃个点心又多曲折

    伏辛看着翼遥道:“公主可是想吃了?那奴婢给你做点,温羽上神此番晕倒,你也精疲力竭,公主,你可要保重玉体呀!”

    翼遥道:“啊...没有,就是问问!你去歇息吧,我来照顾他!”

    “公主,让奴婢陪着你吧!”

    “去歇息吧,你也累了许久了!”翼遥劝说着伏辛

    伏辛见状,觉得自己留下并不妥,便退出殿,刚退出殿,翼遥一施法,便将殿门锁了起来了。

    翼遥坐在卧塌边,心中想到:“若真如伏辛所说,平日里我吃那么多芍药花,便大可一试!”

    亦承一回天界便匆忙去找了华椿仙,总是一路疾驰,从未缓下脚步。

    “亦承!”身后传来一阵声音,亦承止步回头便看到陌尘和白真上神

    “二殿!”亦承时揖

    “何事慌张?”白真上神问道

    因为步伐紧凑,亦承头上都渗出细汗,拱手道:“回殿下,大殿在魔界晕倒!”

    “大殿为何会去魔界?”白真上神问道

    “是…是因为零露仙子!”亦承话还未说完,只见一缕光幕消失不见

    陌尘见状摇摇头,看着亦承道:“愣着干嘛?”

    二人也一同随之消失...

    一落入魔界,两名侍卫厉声道:“何人闯入魔界?”

    白真上神可不想和他们废话,一手俯于身后,一手挥起广袖,两位侍卫便纷纷倒地。

    白真上神双手俯于身后,进入魔界,明显可感觉到步伐快速。

    陌尘和亦承看着两位侍卫捂着 xio

    g 口表情扭曲,嘴里还发出阵阵惨叫。

    一入殿内,小厮们被吓的魂飞魄散,但都纷纷拱手...

    对殿门也未曾有一丝温柔,缉熙见状道:“不知白真上神前来我这魔界,有失远迎!”

    而白真上神直接从缉熙身的一侧而过,目光在缉熙身上未曾停留过一秒,大步迈到卧塌边,零露看着白真上神,嘴角勾起微笑,谁也不知道她这个微笑有多难看,脸色苍白,未有一丝血色道:“小鲤鱼,你来了...”

    零露还未说完话,白真上神猛的一回身,一挥广袖,缉熙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这股真气击中了xio

    g口,缉熙后滑两步,一伸出双臂,保持住平衡,最终还是捂住xio

    g口咳了两声。

    孤卿见状,剑已出剑鞘一半,缉熙一伸手阻止道:“孤卿!”

    孤卿见状,只好收起剑...

    “咳咳...白真上神,首次见面便给如此重的见面礼,属缉某实难消化...”缉熙挺直腰板道

    卧塌上的零露看着这场面,便起身坐起,拉着白真上神衣襟的一角道:“小鲤鱼,此事与缉熙无关,是因我鲁莽行事!”

    白真上神紧皱眉头,急促喘气,心中早就一团怒火,随时等着炸裂。

    白真上神一回头,看着卧塌上的零露,语气突然变的温柔道“可还有不适?”

    零露摇摇头道:“已大好,并未有不适!”顿了顿又问道“你为何会前来魔界?”

    “亦承告知!”

    “亦承?大羽毛!亦承可取到丹药?”零露问道

    “不知!”白真上神道

    零露无奈的翻着白眼,深叹一口气。

    孤卿扶着缉熙落坐桌案前,给缉熙倒杯茶,让其缓缓...

    翼遥落坐卧塌边,看着温羽上神未有苏醒的迹象,眼中的心疼与担忧未消失过...

    翼遥伸出左胳膊,将衣袖卷起,编至两圈,伸出右手,手中便显出一把匕首。

    翼遥拿着匕首一丝犹豫也未有,便顺着自己左手腕划了下去。

    顿时间,鲜血顺着伤口涌了出来伴随着疼痛,翼遥咬紧牙根,出一剑决,用法力将鲜血凝结在一起,顺着温羽上神的眉心,缓缓注入,温羽上神脸色逐渐转色,唇色也逐渐有了血色。

    一阵一阵传来的疼痛让翼遥疼痛难忍,眉头紧皱,终于没了力气,额头上的虚汗,许多豆大的汗珠紧贴着脸颊两侧,背后传来阵阵凉意。

    翼遥从衣襟上撕下一块布,快速将伤口包裹住,假装若无其事,走出殿。

    殿门打开,伏辛看着翼遥走出来,迎上去道:“公主!”翼遥一抬头,伏辛可看清楚翼遥的脸色,紧张的问道“”“公主,你这是怎么了?公主...”

    翼遥双手背在身后,生怕被伏辛发现...

    翼遥对伏辛道:“你不必跟着,殿内太闷了,我想出去走走...”

    伏辛便可听出翼遥声中的虚弱道:“公主...”

    翼遥觉得自己头重脚轻,若在不走,便会晕过去道:“你照顾好温羽上神!”

    伏辛见状拗不过,便不再说话。
新书推荐: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蹭出个神座 全世界都重生了 猎神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艾贝尔的黎明 秩序之箭 食与灶 都市修罗医神 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