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飞刀战神在都市 > 第一季 横空出世---迅猛崛起的飞刀战神 第202章 潇洒闯一回

第一季 横空出世---迅猛崛起的飞刀战神 第202章 潇洒闯一回

    两人对峙了半分钟,一声吼叫,同时冲向了对方。一接触刘辰就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拳头确实比那些手下要迅猛有力得多,拳风强劲有力。

    刘辰趁着对方的拳头收回之际,顺势跟了过去,在他没有防守的空隙,一拳过去,直击胸口,但没想到这是对方的诱敌之策,突然他的双手合十,紧紧地困住了刘辰的拳头,一时间动弹不得。

    看来这个领头的刚才一直在观察着刘辰的招式,竟然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确实有两下子。

    但这一双手怎么可能困住刘辰,刘辰的左手一记摆拳为自己解围。领头不得不分出一只手臂进行格挡,刘辰迅速脱身,向后退了几步。

    这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各有胜负,这个人让刘辰想起了祁东斯。

    几秒钟的喘气时间,双方再一次发动攻击,刘辰这次很有耐心地一直在进行防御,没有进行主动攻击,他在等待机会,等待可以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机会。

    双方僵持了几分钟后,突然那人拿出了一把匕首,希望以武器压制刘辰。

    刘辰本打算就徒手将他们全部干趴下,但无奈对方先使用武器,刘辰也拿出了自己的飞刀,当作匕首来用。

    其实刘辰只要一把飞刀就可以将他们干掉,但刘辰本意并非来此杀人,只要打到他们痛了就行。

    短刃相见,拼的就是近距离的攻防,两人互有攻防,刀刃在空中碰撞,伴随着火星四溅,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相持阶段,刘辰突然松开右手,飞刀在空中掉落,同时左手伸过来,再接住飞刀的瞬间,直接攻击领头的腹部。领头躲闪不及,腹部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领头也不是花架子,他在退后的过程中,趁着刘辰不注意,也给刘辰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渗了出来。

    刘辰啐了一口,活动了一下手臂,就跟没事人一样,但是对方腹部受伤,似乎影响到了他上下动作的连贯,这对他的影响有点大。

    领头这一回合输得不甘心,他稍作调整后再次举起了匕首向刘辰刺过来,刘辰轻轻一闪便躲过了他的攻击。

    刘辰躲过攻击后,继续朝多方的侧面袭击,而此时领头只能努力转身格挡。虽然身子转了过来,也挡住了刘辰的攻击,但这只是刘辰的一个试探,领头的腹部伤口因为转身挤压后,鲜血再次溢了出来。

    刘辰由此判断,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发动了一连串猛烈的攻击,领头的疲于招架,体力渐渐落了下风。

    刘辰快速一脚踢向了领头的小腿,领头的小腿被刘辰狠狠一脚,顿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本能地做出了松懈的反应。

    上下失守的领头正好给了刘辰机会,刘辰右脚迅速再次踢向了他拿着匕首的手腕,匕首被踢飞了空中,刘辰高高跃起,在空中抓住了这把飞出去的匕首,在下落过程中,狠狠地刺进了领头的肩膀。

    一声惨叫后,领头的失去了抵抗,捂着肩膀,跪在了地上。

    刘辰又给我他一脚,这下真的倒地不起,昏迷了过去。

    刘辰的脸上沾满了血渍,恐怖的眼神再次望向了下面这群人。

    “继续打啊!”刘辰怒吼道。

    但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前,最厉害的老大都被干翻了,其他人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送人头。

    刘辰见没人有反应,径直地朝着老管家走去。老管家已经吓得躲在了一旁的花坛后,刘辰一把逮住了他的领口,冷冷地命令道:“带我去见侯爷!”

    老管家已经被吓破了胆,刘辰的命令他不敢违抗,哆嗦着身子说道:“好……我……我带你……带你去。”

    刘辰跟着老管家,穿过了两个院子,越过一个后花园,来到了一栋独门的小木屋里。

    刚走到门口,里面便传来了侯爷的声音:“你最终还是闯进来了,小伙子,厉害!”

    刘辰看了眼老管家,确定里面是侯爷本人没错了,问道:“是你出来还是我进去?”

    安静了几秒钟后,侯爷说道:“你进来吧。”

    刘辰整了整衣服,独自走向小木屋,推开门进去,只见一张小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确实是侯爷,但是看上去比前几天见到的要老一些。

    侯爷见刘辰进来,微微抬头,手扶在膝盖上,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今天没有妙龄女子伺候,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

    “你小子挺厉害嘛。”侯爷再次夸奖道。

    刘辰对此类的夸奖听过太多了,但从江下最老资格的大哥口中说出,还是挺受用的,他笑了笑说道:“侯爷的火力也挺猛的啊,不愧是江下最有威望的一哥。”

    “哈哈哈,惭愧惭愧,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侯爷坐了起来,裹着大衣向刘辰走来。

    刘辰这人不喜欢浪费时间,他没有兴趣和侯爷在这畅谈天下,直接问道:“侯爷,胡力贞在你这里吗?”

    侯爷很意外,刘辰这么大费周章地硬闯侯家祠堂,仅仅是为了找胡力贞?疑惑中,他回答道:“没有。”

    “你对你的话负责吗?”

    “我是什么人物,对自己的话当然负责。”侯爷对刘辰的质疑显得有些不满,语气比刚开始要重了一些。

    “什么人物?老板吗?”刘辰刻意诱出了这个话题,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侯爷的反应,想看看他是不是黑衣人口中的老板。

    侯爷惊讶地反问道:“老板?我退休都快二十年了,哪是什么老板呀。”

    刘辰看他一脸惊讶的表情,和自己对视也没有回避目光,基本可以判断侯爷并不是代号老板,胡力贞也应该和他无关。

    但是,侯爷帮助胡力贞对付自己是事实,这个仇,刘辰不会这么轻易解。

    “哦,侯爷退休都这么久了啊,老前辈啊。”刘辰随口说道,并向他抱了个拳表示尊敬。

    侯爷对刘辰今天的举动非常不解:“你一大早来我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刘辰借着这个话题聊了下去:“侯爷,昨晚你帮助胡力贞对付我,我特地来要个解释。”

    说起这个事,侯爷一脸尴尬,他本想来个借刀杀人,借用胡力贞之手除掉这个危险的人物,但是自己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现在也不见胡力贞联系自己,反而刘辰倒是率先找上门来了。

    侯爷尴尬地笑了笑,忙给刘辰解释道:“都是误会,误会~”

    刘辰对这个荒谬可笑的解释非常不满,他怒瞪着侯爷,大声说道:“误会?侯爷,虽然我年纪比你小很多,但你也别把我当三岁小孩,你要是真的看我不顺眼,直接和我说,我一定会让你服得明明白白。”

    侯爷吃过的盐,比刘辰吃过的米还多,竟然被眼前这个年轻后辈如此目中无人地羞辱,他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通红,开始大口喘气起来。

    一直在门口守着的老管家见侯爷气喘不止,忙跑进屋里,从抽屉里翻出一盒药给侯爷服上。

    刘辰看到侯爷如此状态,他犹豫了,如果自己继续咄咄逼人,万一这姓侯的一命呜呼,可就不好收场了。

    “既然今天侯爷有恙在身,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惹我,因为我不一定每次会像今天这么慈悲。”刘辰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小木屋,向大门口走去。

    来到大院里的时候,那些受了伤的人惶恐不安地注视着刘辰,纷纷向后退去。刘辰走到半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身来,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那些人以为刘辰是去找麻烦,前面几个人甚至不得不做出了自我保护的动作。刘辰完全无视他人,目标是唯一的那个女人。

    他来到女子面前,突然露出了笑容,轻轻地拨动了一下她的长发,手指搭在她的下巴上,微微向上一抬,温柔地说道:“女孩子,应该温柔可爱一些。”

    然后看了眼其他人的惊愕羡慕的表情,笑着转身离开,风流潇洒,犹如浪子剑客。

    那个唯一的女子,被刘辰触不及防地举动逗红了脸颊,长长的睫毛垂住了眼眸,这一刻,她变得温柔了许多。

    离开了侯家祠堂,刘辰再次陷入了沉思,侯爷不是老板,胡力贞也没和他联系过,昨晚的事,和他无关,肯定还有一个尚未被发觉的人,暗中操纵着这一切。

    很多线索都是由胡力贞展开,但现在找不到他的人,也许他被那个代号为老板的人抓走了,也许他自己逃之夭夭了。

    刘辰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报警,将胡力贞的罪证交给警察,让警方对其进行通缉,自己再见机行事。

    胡力贞的罪证,刘辰早就整理好了,在和欧阳蓝通过电话之后,约她在星巴克见面。

    刘辰很少主动请女孩子喝咖啡,因为李蓉霏不喜欢喝咖啡,刘辰自己也爱屋及乌,把喝咖啡的习惯戒掉了,这次邀请欧阳蓝在咖啡厅见面,完全是因为欧阳蓝喜欢。
新书推荐: 有一种渴望不容许逃离 仙尊奶爸从无敌开始 界门打开之后 从向往的开始制霸娱乐 我能抽取全世界 总裁不甜不要钱 全球总监 暖婚盛宠 落难千金的春天 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