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飞刀战神在都市 > 第一季 横空出世---迅猛崛起的飞刀战神 第168章 钟和深彻底退出

第一季 横空出世---迅猛崛起的飞刀战神 第168章 钟和深彻底退出

    对待敌人,刘辰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惨烈的嚎叫持续了估计有十几秒钟后,刘辰才将烙铁从林坤胸口拿开,那一圈接触面,血肉模糊,就跟小摊上的烤肉没多大区别。但纵使如此,林坤依然倔强地咬着牙,愤怒地望着刘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也许是攒够了力气,林坤突然对着刘辰大声吼道:“你TMD有种就弄死我,你不弄死我,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让你这辈子不得安宁!”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敢激怒刘辰,刘辰杀人一般的眼神盯着林坤,这具粗犷的肉体让他看起来特别刺眼,此刻的刘辰已经接近愤怒的最大值,但还是选择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给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

    林坤不但不珍惜这次机会,反而嘲讽般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收回?我还是那句话,有种你就弄死我……”

    还没等他说完,刘辰拔出身后的手枪,冰冷的枪口插进了林坤的嘴巴,将他的腮帮鼓得青蛙一般,刘辰拉开保险,将子弹上膛,林坤的眼睛渐渐瞪得圆滚,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突然,“嘣”地一声闷响,鲜血溅满了木色十字架,子弹穿过了林坤的喉咙,深深地嵌进了十字架上,林坤都没有任何挣扎,脑袋一歪,下了地狱。

    这一幕惊呆了武胜和纪志渊,一旁的钟和深更是吓得小便失禁,尿随着裤子滴落下来,整个人不停地颤抖。

    刘辰再次将子弹推上了膛,慢悠悠地走到了钟和深的面前,伸出手将枪口对准了钟和深的脑袋。

    钟和深紧闭着眼,额头上已经爬满了汗珠,他已经感觉不到山洞的寒冷,全身已被汗水湿透,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冷酷残忍的人,杀个人就像是杀只鸡那般轻而易举,他服了,彻底地服了,他终于明白,与他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求你别……别杀我,我认输,我认输,只要放我一条生路,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钟和深流着眼泪乞求道。

    刘辰上下打量了这个狼狈不堪的钟和深,杀他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这不是自己的目的,现在是自己谈条件的最好时机,不管什么条件,他一定会答应。

    刘辰把枪拉上保险,扔给了身后的武胜,走到钟和深面前,冷冷地说道:“500万,买你一条命。”

    500万,这几乎是钟和深所有的积蓄了,但是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要么给钱,要么死。

    “好,我答应,500万买命。”钟和深没花多少时间就决定了自己的选择,用钱换命,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一切都没了。

    刘辰继续说道:“给你三天时间筹钱,三天之后要是没见到钱,或者有我们四个以外的人知道了此事,我保证,他就是你的下场,哦不,会比他死得更惨!”

    钟和深已经不会再去怀疑刘辰的警告了,他说到做到,自己如果不老实,就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好,武总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钟和深唯唯诺诺地说道。

    “还有……”

    钟和深的心一下子又被揪了起来,神色紧张地望着刘辰。

    “我姓刘,我叫刘辰,那位才叫武胜。”刘辰将自己的名号报了出来,现在已经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钟和深恍然大悟,最终垂下了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此时此刻,钟和深的心里充满了后悔,自己竟然惹上了江下市最近风头最盛最让人恐惧的杀神,真是小心谨慎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被后浪拍倒在了沙滩上,看来现在的江湖真是不属于他们了,是时候退出了。

    钟和深最终还是被放了,林坤的尸体被就地掩埋,渔家岭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钟和深回去以后首先给自己洗了个澡,洗净自己一身的狼狈,然后开始连夜筹钱,第二天一早,他就赶去银行,将自己筹集到的300万流动资金以货款的名义打入了刘辰指定的账户,后面他将房屋和车子进行抵押,从他一个朋友那边的贷款公司贷到了剩下的200万元,第三天下午,他将这200万转入了刘辰指定的另一个账户。

    在三天之内将500万全部转至刘辰指定的账户,他终于长舒一口气,将自己的一生积蓄全部给了出去,他不但没有感到不舍和难过,反而一阵轻松,因为他终于可以平平安安地活着了,不用担心刘辰随时来索他的命,活着比一切都好,他才50岁都不到。

    处理好刘辰这边的事,钟和深决定从宏宇这边辞职,他知道宏宇和刘辰终归会有一场大战,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刘辰,他不想再卷入与他的纷争之中。

    快下班前,钟和深来到了于军民的办公室,向他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于总,我想向你请示一件事,我决定辞职,这是我的辞呈,希望您能够准许。”

    于军民接过钟和深的辞呈,仔细地浏览起来,表情上似乎有些震惊,但其实他早就想开了钟和深,扶正胡力贞,但因为他是公司元老,一直没好意思下手,这次他主动提出辞职,正合于军民的意,但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一番挽留。

    “你是公司的元老,为公司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公司失去你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再考虑考虑。”于军民将辞呈放到桌子上,叉着双手靠在椅子上,表情凝重,但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钟和深知道这是一番客套话,没往心里去,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说道:“公司现在已经进入鼎盛时期,在江下的市场上是第一,所以我的离去并不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而且我年纪大了,是时候给年轻人让位了,所以,还请于总能够理解并准许我的辞职。”

    于军民长叹一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地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想法,我代表公司感谢钟经理这么多年来做出的重大贡献,宏宇永远是你的家,希望将来钟经理能够常回家看看。”同时伸出手和钟和深握手。

    钟和深边握手边笑着说道:“会的会的,一定会的,谢谢于总,呵呵呵。”

    钟和深和于军民瞎聊了几句后,带着签了字的辞呈离去,就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胡力贞,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便擦肩而过,没和彼此说一句话,不过在走出几米后,两人又同时转过了身。

    此时两人的心境各不相同,胡力贞在想着钟和深是不是去于总那边告他的状了,而钟和深则是为胡力贞接下去的命运感到叹息。

    胡力贞走进于军民的办公室,将手中的一叠资料交给他,并且有意无意地问道:“于总,刚碰到钟和深了,他找您有什么事吗?”

    于军民边看着资料边回答道:“哦,他呀,他来递交辞呈了。”

    “递交辞呈?他要走了?”胡力贞惊讶地问道。

    “是啊,他主动提出的。”于军民笑着看了眼胡力贞,只见他脸上没有显示出任何开心的表情。

    “那您批准了吗?”

    “这么好的事,我能不成全他吗?说实话,他主动辞职省了我很多事,以后啊,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取代他的位置了。”于军民走到胡力贞面前,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表示对他的祝贺和期望。

    胡力贞听到这句话,终于不再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之情了,他也早就看钟和深不顺眼了,上次打砸星辰办公室,因为他的一己之私,差点毁了他的计划,回来后两人还争吵过一番,现在这尊瘟神终于要走了,不论从私人恩怨上还是个人发展上来说,他都是应该开心的。

    胡力贞立马向于军民表忠心:“多谢于总栽培,于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得比他更出色。”

    于军民乐得合不拢嘴,他也有五十多岁了,很多重大的事情自己也无法全身心投入,尤其是江湖中的事情,是时候找个接班人了,钟和深因为年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早就被他排除在外了,而年纪轻轻且野心勃勃的胡力贞,几乎就是他年轻时候的翻版,作为接班人乃是不二之选。

    钟和深从宏宇离职之后,迅速消失在了江下,他的那些手下,全部被胡力贞收编,胡力贞也在内部全力消除钟和深的印记,他不想人走了,还老是出现那个人的影子。

    钟和深在的时候,他和胡力贞相互牵制,彼此约束,现在钟和深一走,胡力贞一家独大,而且他又是于军民身边的大红人,巨大的权力令他的野心急剧膨胀。如果说之前他的目标只是打败竞争对手钟和深,取代他的位置,那现在的他,已经决心将于军民推上宏宇一哥的位置,而自己也将会顺理成章地成为宏宇的二号人物。

    天欲令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胡力贞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
新书推荐: 有一种渴望不容许逃离 仙尊奶爸从无敌开始 界门打开之后 从向往的开始制霸娱乐 我能抽取全世界 总裁不甜不要钱 全球总监 暖婚盛宠 落难千金的春天 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