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那三千精兵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那三千精兵

    “昨日苏子衿戌时便睡着了,也是因为这瞌睡粉?”

    林含章点了点头,“这药方配置出来,我只是想试一试效果如何。”

    “……”

    林含章朝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若我算的不错,她此时已醒了。”

    “这女人你打算如何处置?”沈怀瑾道。

    “绑起来,留在客栈里,”林含章想到昨夜自己一个不慎便中了计,心知此女城府极深,手腕亦是极端高明,“免得夜长梦多。”

    沈怀瑾点了点头,“我今日会再去一趟义庄,将那手印的事情问清楚。皇上这段时日心绪不佳,我今夜会私下回一趟,顺便……去东宫看看。”

    东宫。

    曾经于他而言乃是最温暖的地方,虽然不曾见到过母后,他却是依着皇上作的画,临摹了多幅挂在墙上。

    东宫里虽有数不胜数的名画,可是对他而言,最美的画,还是母后的画像。

    还记得幼时,尚不知晓权谋争斗的时候,他与皇上等人,总是在后花园里玩得很开心,宫里的嬷嬷总会在他们几人玩累的时候端来好吃的糕点。

    在昭明寺度过的那段时光,沈怀瑾这辈子也忘不掉。

    那时他被污蔑在朝廷内勾连大臣,参与贪污受贿一事,甚至还被赵氏告到皇上跟前,说他年纪不大却是心术不正,利用恭亲王的身份拉帮结营。

    彼时赵氏还是个楚楚可怜的少女,与恭亲王的势力压根无法相提并论,加之那段时日他确乎是与几位大臣走得近了些,从几个大臣手中买了些名家之作。

    而不巧的是,他并不知晓,这些被大臣们用来讨他欢心的画,乃是压榨百姓、贪污受贿得来的,故而他自觉地认了罪,去昭明寺受罚。

    彼时他大哥正在边关带兵作战,听闻他被卷入朝廷内结党一事,又被软禁在昭明寺,当即便将战事委托给了副将,于十二万大军中,抽了北大营三千精兵回京解救他。

    而方到昭明寺,却被皇后的人马逮个正着,以违背军纪之罪,当场便以军令状,逼其自刎,否则便要对尚且年幼的沈怀瑾动手。

    北大营均是士兵,自然不能与朝廷亲兵起冲突,故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哥当着一众人的面,自刎身亡。

    那时他被抱回了皇宫,尚且不知晓究竟发生了甚么,直到北大营那一批铁血铮铮的汉子出现在东宫之外,集体落泪,他才明白发生了甚么。

    沈怀瑾虽是醒了过来,可与在鬼门关边缘徘徊并无两样,时不时便高热一阵,吓得御医们连家也不敢回,竟是在东宫内安了几榻,没日没夜地查看着他的情况。

    因而世人在外道恭亲王如何宅心仁厚,如何惊为天人,如何惊才绝艳,看似一帆风顺的人生,实则暗礁遍生。

    此事因大皇子被逼死,震惊朝野,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大营三千精兵集体赖在东宫外,竟是逼得嘉懿帝亲自来询问原因。

    那三千汉子齐齐跪下,只道依着大哥的嘱托,要誓死跟随恭亲王王爷,永不背叛。

    那时沈怀瑾一病不起,想到大哥那般强硬之人,亦是折损,不由得担心起沈怀瑾的安危来。

    加之他也因画作贪污之事错怪了沈怀瑾,最后竟是默许那三千精兵留在了京城,还特地拨了一片区域供其训练。

    待沈怀瑾醒来后,他便成为了青玥历史上拥有私人军队的唯一一人。

    可这亦是引起了朝廷极大的轰动。

    彼时血洗朝廷不久,内朝正是百废俱兴的时候,本该不应再有除却官制之外的其他争议,可私军一事无异于一滴油落入了沸水之中,炒的整个朝廷沸沸扬扬,上书谴责此事的折子堆了满满一桌。

    可嘉懿帝却是不管不顾,力排众议,默许了这支私人军队的存在。

    之所以会这般铁了心维护沈怀瑾,也与这回亲卫军逼死大哥的事情有关。

    故而在北大营三千精兵道出留在京城守护沈怀瑾是大皇子的嘱咐时,他才会沉默下来。做父亲的没有保护好他,只能帮助他完成遗愿了。

    也正是得幸于内朝方要建立,众人见皇上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便也将此事搁置在了一旁,按下不表,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问题上,所以沈怀瑾便顺理成章地拥有了自己的军队。

    至于如今发展成为三万人的军队,也尚且在嘉懿帝替他定下的规矩之中。

    嘉懿帝只对北大营做出三个约束,其一,其军队不得超过三万人;其二,其军队在战时需要时,须得作为皇军储备力量;其三,调动此军前,须提请嘉懿帝批准。

    待三个约束定下来后,沈怀瑾便开始经营起北大营了,之后沈怀瑾便有意识地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军队。

    那年生辰,嘉懿帝问他想要甚么礼物,彼时沈怀瑾还病弱地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窗外,许久才答了一句,“我……想要皇上烧了昭明寺。”

    回屋后,沈怀瑾看着桌上的被咬了几口的糕点,看了一眼仍在呼呼大睡的苏子衿,心知她定然是去睡了个回笼觉。

    站在窗边将往事回忆了一遍,沈怀瑾有几分莫名其妙的伤感起来。

    天大亮了,隐隐的清晖透过窗纸,落到屋内,他眸中像是落入了霜雪一般,整个人浮浮沉沉地看着萧条的数目。

    枝丫上光秃秃的,沈怀瑾这才意识到,深秋快要过去了。其实对于京城人来说,划分秋冬的一个重大活动,便是秋试。

    古有“冲天香阵透长安”一说,道的便是秋试之日的盛景,眼下,紫禁城周围种植的供民众观赏的菊花,早已零落成泥。

    苏子衿自回笼觉醒来后,听到阿菁请她过去,便停下收拾到一半的包袱,转身进了隔壁的屋子。

    见年懿正趴在桌上描摹字帖,苏子衿将头偏过去瞅了一瞅,打趣道:“这字写的不错,周兄教的?”

    年懿涨红了脸,险些将恭亲王哥哥四个字脱口而出,道:“是王爷教的。”
新书推荐: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我真没想飞升啊 豪门大佬宠妻日常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福运小娘子 暖君 学霸少女的八零日常 钟府表妹的悠哉生活 吾神名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