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福妻满满 > 尚在未嫁时 第239章 秦昊来了

尚在未嫁时 第239章 秦昊来了

    然而到了第二天清早,塌方的官道仍未被清理出来。

    “兵士昨日清了一整天,”驿吏禀报着得到的最新消息,“哪知昨天夜里又有一片山体滑坡,将前头又给堵上了。”

    众人齐齐皱了眉。

    官道一侧的山体一直没做防护,雨又是接连不断地下着,边清边堵倒是让人头疼不已。

    驿吏见状,忙笑了笑:“大人倒是无需太过忧心,这官道一旁的山并不是连绵的大山,想来今日再清一天,定能将那官道清理出来。”

    官道往来的人多,是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始兴县的官员分外注重清理官道之事,派了不少官兵前去处理。

    秦泽颔首谢道:“如此我们便在驿馆再多住一天。”

    驿馆过小不小,说大不大。

    几人闲着无事,就摆了棋盘下棋。

    一个上午倒也不算难过。

    因着官道堵塞,途经驿馆歇脚的官员锐减,驿馆里颇是清净。

    待到了午时,众人在膳厅正准备点膳,便听到驿馆外一阵马蹄声传来。

    “这雨真是,还有完没完了!”

    熟悉的抱怨声清朗地从门外传进来,让秦泽手上一顿,扭头看去。

    “大……哥!”

    进来的正是秦昊。

    他随意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将蓑衣脱下交给身后的小厮,快步朝众人走了过来。

    “大哥,你们怎会在这儿?真是太巧了!”秦昊眼睛亮晶晶,喜悦溢于言表,“弟弟正打算去找你。”

    秦泽挑眉,斟了杯茶推过去:“先喝口水。”

    “你不是去宜善县吗?怎的往始兴县来了?”

    这混小子该不会记错了以为自己去的是清水县吧?

    以秦昊往常的表现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小。

    秦昊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口,摆摆手道:“别提了!弟弟去宜善县的路上,途遇塌方,路全给堵死了。”

    他抹了把脸:“我去问了情况,说是那边塌方严重,怕是三五天都没法清理通路。”

    “于是问了人,琢磨来琢磨去,索性走清水县这边绕道去宜善县。”

    绕道去宜善县,既可以选择清水县过去,也可以选择从延庆县走。

    秦昊思索了一瞬,就果断选了绕道清水县。

    “不想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大哥。”

    秦昊又想了想:“大哥,按说你应该到清水县了才是,怎么还滞留在这里?”

    得知前方官道同样遇上塌方问题,秦昊神情蓦地一滞,挠头道:“大哥,咱这要不回京城得了。”

    秦泽弹了他一记:“这点小事就退缩了,回去不怕父……亲揍你?”

    秦昊嘿嘿一笑,眼睛扫过一旁的福元圆,好奇道:“这位是?”

    福元圆朗声一笑,拱手道:“在下姓沈。”

    “姓沈?”秦昊眨眨眼,总觉得眼前男子看着很是面善,却又想不起来。

    他忽地一拍掌:“莫非沈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嫂子的表兄?”

    福元圆颔首微笑。

    旁边桌子的青衣少女心中微微诧异。

    这两天她瞧着两位公子关系亲昵,还以为是亲兄弟,不曾想只是表舅兄的关系。

    秦昊自然没留意青衣少女,福元圆却看到她眼底的惊讶。

    想起秦泽和她的黏腻劲儿,顿觉有些赧然,回头传出阿泽有特殊癖好就不好了额……

    思及此,稍稍往旁边挪了挪。

    秦泽挑眉,不动声色往媳妇身边凑了凑:“弟弟若是想先回京城也成,回头大哥帮你在父亲面前美言两句就是。”

    这么大个人杵着,挺碍事。

    秦昊反对:“弟弟都来了哪有这就回去的道理,咱们赶紧点膳,饿了一上午肚子咕咕叫了!”

    用过午膳,秦泽带着福元圆回房休息。

    秦昊见两人进了二楼唯一一间上房,不由大叫:“大哥,我和你是亲兄弟,咱俩挤一间才是。”

    “怎能委屈了表舅兄呢?”

    “安顺,快把表舅兄的东西好生收拾放到我那房间去,我脾气好,不嫌弃和大哥一道睡。”

    众人齐齐黑线:你是不嫌弃了,可我们嫌弃呢啊!

    秦泽冷冷一眯眼,正欲反对,福元圆伸手悄悄揪了他一把:“银……咳咳,阿宝去帮我把行装搬过去吧。多谢弟弟美意了。”

    秦泽:……

    默默地看着媳妇去了隔壁屋,扭头看了眼倒在床榻上摊平用四肢书写大字的秦昊一眼,冷声道:“你在这屋里睡,大哥再多开一间房。”

    旋即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诶,大哥!你这是介意和弟弟睡啊?”秦昊忙一咕噜爬了起来,他还想趁大好机会和皇兄推心置腹说说话呢!

    “弟弟不打呼噜,不会影响你睡觉的!”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秦昊挠挠头,打了个呵欠:“也罢,睡个午觉再去和大皇兄道歉。”

    看秦泽那模样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想去找揍。

    重新躺回床上,秦昊嘟哝一句:“大皇兄这和表舅兄睡都没意见,咋和亲弟弟睡反倒生气了?真是怪哉。”

    无忧无虑地睡了一个大觉,醒来时已不知是什么时辰,秦昊洗了把脸走出门外,见秦泽和福元圆正在膳厅对弈,忙笑着跑了下去。

    “大哥,你这可是棋差一着!”

    本着观棋不语的素质忍了许久,终于在秦泽败北的一瞬大叹一声。

    大皇兄的棋艺在众兄弟里可是首屈一指的,没想到居然输给了太子妃的表舅兄。

    心中不由得对福元圆高看了一眼。

    秦泽抿嘴,输给媳妇算不得什么事。

    但是眼前这恼人的家伙明显是太久没收拾皮痒了。

    于是他淡淡一笑:“来,咱们兄弟下上几盘。”

    秦昊不疑有他,笑呵呵地坐下道:“大哥可要让弟弟几分。”

    秦泽嘴角冷冷一笑。

    接下来的三盘棋,秦泽简直没把秦昊往死里虐。

    要么就大刀阔斧打得秦昊毫无还击之力,要么就迂回曲折每每在秦昊看到一线希望的时候活活掐断生机。

    三盘棋下来,秦昊可算明白了一件事。

    就是——

    大皇兄很不爽他。

    至于原因,没明白。

    可能因为雨下个不停地缘故?大皇兄素来不喜欢下雨天。

    秦昊利落认输,退开棋局:“大哥消消气,别回头气着身子,嫂子知道了多难过!”

    
新书推荐: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我真没想飞升啊 豪门大佬宠妻日常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福运小娘子 暖君 学霸少女的八零日常 钟府表妹的悠哉生活 吾神名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