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真武狂龙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韩圣身殒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韩圣身殒

    “糊涂!”

    望着空荡荡,敛去所有光华,好似耗尽了能量的符镜天门,玄圣老祖狠狠一跺脚。

    嗡!

    刹那间,无形光波横扫而出,却只限制在方圆百丈,竟好似卷起阵阵风沙,将符镜天门所在尽皆搅成了飞尘,须臾化作白地。

    盛怒之下,依旧将力道控制的如此精妙,足可见玄圣老祖修为之精神。

    轰隆!

    但在千丈开外的崖壁,却是陡然断裂大片,轰然一声砸落,掀起漫天沙尘。

    “咳咳!”

    一阵急促咳嗽声响起,却见一道人影闪出,灰头土脸,赫然是韩圣。

    “少跟我这儿卖惨,你们这帮读书人,看似道貌岸然,实则满肚子鸡鸣狗盗,就没一个好东西,我托你看着他,就是这么看着的吗?”

    玄圣老祖吹胡子瞪眼,余怒未消,丝毫不留情面的骂道。

    “您老这话说的!”

    韩圣面色一囧,体表圣光一闪,散去了所有尘土,苦笑一声道,“这小子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看着就能没事的主儿吗?”

    “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玄圣老祖冷冷一晒,指着符镜天门所化的空地道,“没有你的允许,莫说是这里,即便是神州,也没人能架设星门,而且在他之前,刚刚还有人使用过。

    你真当老夫在域外被困几年就困糊涂了,什么事都不明白?”

    韩圣默然不语,一时不知如何届时。

    玄圣冷笑。

    若非顾忌星门爆发后的力量,会伤及吴明,以他的实力,自然可以封镇天地,将之拦下。

    奈何,吴明也是看出这一点才没有任何迟疑,不惜损耗大阵使用寿命进行传送。

    但让他失望的是,韩圣手持天罗地网,这等法家至宝,又可调动观天镜,随时可以监察神州动向,竟然会允许在这里架设星门。

    要知道,这是镇魔铁律,天人之约中,严令禁止的事情啊!

    玄圣怎么也没想到,短短数年而已,形势就恶劣到如此境地,连韩圣这等铁面无私之人,都无法弹压内部动荡了!

    “老乌龟,这小子哪有本事帮你盯着那帮家伙?”

    就在韩圣默然不语之际,一道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只见仓决圣者背着棺材,似慢实快的来到峡谷之中。

    韩圣面色连变,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没这个本事,难道你有?”

    玄圣丝毫不在意仓决圣者对自己的称呼,横眉冷对道。

    “呵!”

    仓决失笑摇头,看着空地,意味深长道,“这小子行事虽然算不得古板,却也太拘泥于行事,受限于众圣殿那些条条框框,你将事情交给他办,但凡有疑心者,谁会不给他使绊子?

    那些家伙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办成才怪。”

    “看样子,你有高见了!”

    玄圣似乎很不待见仓决,语气一直不怎么好。

    “高见算不上,一点愚见吧!”

    仓决自嘲一笑,淡淡道,“那帮家伙所求为何,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这所谓的魔劫之乱,你们更是清楚怎么回事。

    要想结束这场动乱,法子有,而且再简单不过,但也有难处,难就难在人心不齐。”

    “老调重弹!”

    玄圣不屑冷笑,看着韩圣,目中失望之色更甚,“若非如此,神州何至于闹到如今乌烟瘴气的地步?”

    “是啊!”

    仓决没有在意,苍老浑浊的双目中,闪烁着慑人心魄的睿智与寒光,淡淡道,“我们都清楚,问题的根由在哪里,可就因为种种原因,投鼠忌器,各种手段难以施为。

    那些家伙也很清楚这一点,才如此肆无忌惮,一点点蚕食神州。

    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也不是妖,更不是蛮,而是……魔!”

    “哼!”

    玄圣冷哼一声,却并非是对仓决语气动怒,而是一挥手,将明灭不定的天光定住,挥散了所有异象道,“那又如何,还不是你们人族挑起来的,自太古混沌时代以来,天地初开,世间有了万物,本来还没什么。

    可自从有了人族,这乱子一茬多过一茬,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各族也不是没有发现,甚至动过心思,联手异族,灭掉人族,奈何你们生就玲珑心,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了。

    合纵连横之下,一次次危机就这么挺了过了,现在神州这般乌烟瘴气,人族可谓功不可没!”

    “呃,我人族遵循礼仪道德,教化一方……”

    韩圣满面尴尬,有些气弱心虚。

    “闭嘴!”

    两大圣者齐齐一喝,无视了韩圣,目光灼灼的看着对方,仓决圣者指着天空,神色肃然道,“玄圣是聪明人,我也不想废话,那里快撑不住了,这一次魔劫之后,神州八成就要不存在了。

    那些家伙不在意,但老夫在这儿活了上万载,这里生我养我,我离开这里!”

    “仓老!”

    韩圣面色大变,低喝一声。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玄圣瞳孔一缩,看着韩圣道,“难怪你一直不尽不实,看来你也是怕,神州没了,人族会失去生存根基,所以做了两手准备?”

    韩圣面露愧色,垂首不言。

    “好好,很好,你们啊,难道就忘了,天道不可欺吗?”

    玄圣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恨声跺脚。

    “嘿,天道不可欺?”

    仓决嘲弄一笑,意味深长道,“那些家伙称尊做祖惯了,被人恭维圣与天齐,却是忘了本分,不知上体天心,下安万民。早就不知‘天道’为何了!”

    “你呢,你一个炼尸的又能好到哪儿去?”

    玄圣骂道。

    “我?”

    仓决指了指自己,笑吟吟道,“我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死法!”

    “呃……”

    韩圣呆愣,就连玄圣也是为之一呆。

    “活够了啊!”

    仓决面色平静,好似说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眼看着族人生存之地越来越小,环境越来越恶劣,无论是人族,还是妖蛮,都能时不时的来咬上一口。

    我心中有不平,不平之后是怨愤,后来就成了恨,久而久之,也是漠视了!”

    “你干了什……”

    韩圣激灵灵打个寒颤,第一次没有用尊称,满面防备的看着仓决圣者,手中似有华光隐现。

    可未及发动,便被一股雄浑如山般的恐怖力量镇压,使得他整个难以动弹。

    噗!

    利刃入肉声乍起,韩圣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胸腹间穿过的剑尖,艰难的转头看去,却见玄圣一脸漠然的看着自己。

    “为……为什么?”

    韩圣不可置信道。

    他无法想象,玄圣为何要杀自己,对方分明没有入魔,却是无缘无故对自己下了杀手。

    而且,刺穿自己圣体的神兵,显然不是凡物,否则不可能让天罗地网都没有任何征兆,致使自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当年……”

    玄圣目中隐现追忆,手中却是一点点,将一柄锈迹斑驳的三尺青锋,推进了韩圣胸膛,声音略显沙哑道,“我眼睁睁看着你们将裴兄送进了地狱,将他打为禁忌,永世封存,不得后世瞻仰,不受香火供奉,妻离子散,师徒反目,最终形神俱灭。

    再后来,小楚不明不白的死了,陆观潮那酸书生也傻了,红英为此绝望而自我归墟。”

    “嘿!”

    仓决圣者嘿然一笑,好似早有所料,一点都没有意外,唯有一双老眼中化不开的悲色,“太多太多了,一代代人杰,前仆后继,呕心沥血,跟傻了似的,明知道是必死无疑,却依旧往前冲啊!”

    “连我这异族都看不下去了,都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怎么就没有半点心疼呢?”

    玄圣拍了拍韩圣肩头,好似质问韩圣,又好似在问那些存在,“玄悲那小和尚死的冤啊,陆九渊那小子跟他先祖一样刻板,让那个穷酸儒给毁了,好不容易找到个传人,虽然希望很渺茫,但终究是要拼一把的!”

    “你们……你们有多少人?”

    韩圣气息渐弱,目中没有恨意,反而显得越发平淡,好似看透了生死。

    呼!

    微风乍起,树影婆娑,人影幢幢。

    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峡谷之中,竟是出现了不下十二道看不清真形的身影,而且越聚越多,仿佛方圆天地隔开,自成一方天地。

    “呵,多谢诸位来送我一程!”

    韩圣没有失望,没有愤恨,咧嘴长笑,拱手一揖到底。

    “送韩兄!”

    “走好!”

    “慢点走,我们很快就来!”

    一道道声音好似自虚无中而来,没有恨意,没有癫狂,唯有悲伤。

    “能死在这柄神剑下,算是我为人族,不,为神州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了!”

    韩圣缓缓起身,盘膝而坐,目露笑意,双手陡然一掐诀,摆出一个奇奥无比的姿势,“摄!”

    嗡!

    话音未落,剑光微颤,竟是一点点融化,没入体内,整个通体一震,韩圣似乎有些留恋的环视周遭,最后看向苍穹。

    渐渐地,一点幽蓝光华浮现于体表,正是韩圣所中剧毒。

    轰!

    天日无光,圣陨异象,人族所在,似有血光大放。

    “传下去吧,吴明不服众圣殿管束,韩圣不顾身中剧毒追击,遭其暗算——圣陨!”

    玄圣俯身一礼,起身后,面无表情道。

    “没有回头路了!”

    仓决圣者与之并列,目光冰寒彻骨。

    “那小子不是活了吗?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玄圣轻抚胡须道。
新书推荐: 诸天抽卡师 洪荒巨龙之无限进化 我家后院通神墓 异世修仙册 无名剑者 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吗 我能强化万物 随机做梦变成龙 无敌从御兽开始 国师请你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