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什么怪胎

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什么怪胎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可能。”

    一句天人五衰,四方瞬时哗然,不知多少人起身,不乏大神通者,难以置信,都曾渡过那等劫,自认得是天人五衰。

    “天人五衰乃进阶圣人要渡的劫,渡不过此劫,便不可能进阶圣人境,叶辰分明已到圣王境,怎又来的这等劫。”

    “难不成,他进阶圣人时,没渡天人五衰?”

    议论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海潮,所有人都望着台上叶辰,神色有震惊也有诧异,圣王境才来天人五衰,啥情况。

    此刻,莫说世人,强如华山真人、昆仑掌教,乃至散仙界的大魔,天界的大仙们,也都一脸的懵,太特么新鲜了。

    神情最奇怪的,还是台上的泰山神子,上下打量着叶辰,这个石头精,未免太怪异,一个天人五衰,颠覆了法则。

    “什么怪胎。”这四个字,乃世人都想说的。

    纵观整个天界,圣王境才来天人五衰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而叶辰,也是破天荒的第一个,走的真不是寻常路。

    “周天一脉出人才啊!”司命星君啧舌,这事儿若说给人王听,那货必定也惊异,周天的传人,净整些奇怪事。

    “有意思。”昆仑掌教捋了胡须,又坐回了原位。

    “怎会如此。”华山真人喃喃,神情错愕,仅只叶辰一日破四境,却不知这小石头,越过了天人五衰,进阶了圣人。

    身侧,华山仙子之神情,也足够奇怪,华山真人不知,她自也不知,更莫说华山神女与神子了,都被惊了。

    封!

    嘈杂声中,但闻叶辰一声冷叱,强势封了天人五衰,纵换了肉身,也躲不过这场劫,不止针对肉身,也针对元神。

    能封天人五衰,看的世人又惊,太特么尿性了。

    不过,劫数是封了,可叶辰的状态,却不怎么好,脸色依旧惨白,气血消沉,气息亦时强时弱,像是一个病秧子。

    “留下道经,下台去吧!”泰山神子淡道,瞥了一眼叶辰,满目的睥睨之光,似是在说,吾仅一掌便能镇压你。

    “话说的太满,小心闪了腰子。”叶辰笑了,惬意的扭动了脖子,他是受了伤不假,不在巅峰状态也是真,但打泰山神子,还是绰绰有余的,纵剩一成战力,一样能打残你。

    “是你找死,莫怪我。”泰山神子一声冷哼,一步踏碎乾坤,正面攻伐,一掌拍出了一片大世界,尽显毁灭异象。

    叶辰不语,只以最强大的攻伐回应,一棍横扫,敲灭了大世界,身负重伤,依旧凶猛,手中铁棒嗡嗡作响。

    “镇压。”

    泰山神子一语枯寂,已登临天宵,见其体内一道道神芒爆射,各色的皆有,每一道神芒,都是一尊法器,铜炉、神镜、仙剑、宝印……应有尽有,列满了苍天,足有上百之多。

    遥望天宇,众多法器如一颗颗星辰,闪烁着璀璨光辉。

    它们,皆由泰山神子御动,齐齐绽放神威,气势连成一片,凌空压下,威压重如巍峨大岳,能瞬间碾死一尊圣王。

    往日在诸天,若有这等景象,混沌鼎无需召唤,自个就跑出来了,一路撞过去,同阶的法器,没有哪个能扛住。

    嗡!

    叶辰抄起铁棍,逆天冲了上去,一棍抡出,砸碎了一尊铜炉;翻手一掌,拍碎了一柄仙剑;璀璨的宝印,也难逃一劫,被他一脚踩成了碎片,晃眼的神镜,也被一指洞穿。

    磅!咔嚓!砰!哐当!

    如这等声响,漫天皆是,一尊尊法器,一尊接一尊的崩裂,法器的碎片,染着璨璨神辉,凌天坠落,画面颇绚丽。

    泰山神子脸色阴沉一分,单手结印,演化出了一轮骄阳,光辉普照世间,每一道光芒,都融着寂灭神威,慑人眼眸。

    破!

    叶辰淡道,道经化了神弓,帝蕴化了神箭,无仙火与天雷,一样能动一箭隔世,主要是瞧见了太阳,就想射下来。

    铮!

    帝蕴神箭逆天而上,一箭洞穿了骄阳。

    泰山神子闷哼,秘法被破,遭了反噬,真真小看了叶辰,身负重伤,竟还这般能打,还有这秘术,也极其的霸道。

    “站的太高,未必是好事。”

    叶辰的话语,响彻天地,以双指并拢,遥指苍穹。

    登时,剑之铮鸣声响起,亿万仙剑幻化,每一柄仙剑,皆融有他之道蕴,每一柄仙剑,都有寂灭神威,皆听他的号令,逆天冲上,刺破了乾坤,数量之多,看客们头皮发麻。

    泰山神子凛然,当即舞动了仙剑,乃防御剑阵,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有成片成片的仙剑炸裂,难伤他之仙躯。

    这期间,叶辰踏上了九霄,寻了一处好地儿,还抽空喷了一口血,而后紧握了铁棍,举过了头顶,施了八荒斩。

    嗡!

    以铁棍施八荒斩,威力霸天绝地,虽无刀芒,却有棍影,还未真正落下,苍空已崩塌,乾坤也撑不住威压,瞬时崩灭。

    泰山神子冷哼,亦动仙法,乃一口虚幻的大钟,嗡嗡颤动,有古老篆文刻画,罩住了他之身形,以防御凌天一棍。

    磅!

    棍影与大钟碰撞,擦出雪亮火花,棍影崩裂,大钟亦炸毁,这还是叶辰手下留了情,不然,一棍便能打灭泰山神子。

    纵如此,泰山神子也不好受,一口鲜血狂喷,一头栽下了虚天,如一颗陨星,染着的血色光辉,在极尽湮灭。

    轰!

    伴着一声轰隆起,战台多了一座深坑,看的四方人神色惊愣,一击硬碰硬,以防御著称的泰山神子,竟落了下风。

    反观叶辰,也好不到哪去,杵在半空,一手拎着铁棍,一边弯着腰,大口咳着鲜血,自然,这是他装的,演戏嘛!

    他之演技,一如既往的影帝级,骗过了所有人,一击硬抗,不受点儿伤,着实说不过去,打了这个,后面还有大鱼。

    “该死,你当真该死。”

    深坑中,泰山神子杀出,一飞冲天,脸色多了一抹阴狠和狰狞,眸中布满血丝,染的双目赤红,他高高在上,竟连一个新晋的圣王都战不过,且这个小圣王,还是在重伤的状态,这意思便是说,叶辰若是在全盛状态,他远不是对手。

    “来。”叶辰一喝震天,拎着铁棍从天而下。

    斗战再起,轰声不断,两人杀上了天穹,一东一西,再以秘术对轰,勾出了一副浩大的画面,遮了浩宇乾坤。

    “这小家伙,竟这般能打。”蛟龙王唏嘘,重伤状态下,竟还能与泰山神子,战的不分伯仲,这强的未免太吓人。

    “该是因帝蕴缘故。”牛魔王摸着下巴,给了一个较为靠谱的猜测,有帝道神蕴助威,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强的斗战心境。”昆仑掌教轻喃,看得出,叶辰是个斗战的老手,他之攻伐,自带一种神力,而这等斗战心境,并非所有人都具备,也只跟超强之人战过,才能刻入灵魂。

    也便是说,这个新晋的小圣王,曾与至强级战过,而这个至强级,在他看来,最弱也是准帝九重天,不会比他弱。

    “究竟何种来历。”昆仑掌教瞥了一眼华山真人。

    华山真人在观战,老眸总会在不经意间微眯,叶辰浑身上下,都蒙着神秘色彩,莫说昆仑,连他这华山掌教也不知。

    “身负重伤,用了我之肉身,竟还这般猛。”华山神女神色怔怔,又得重新评估叶辰了,又一次刷新震惊底线。

    一侧,华山神子的脸色,足可用狰狞来形容,巅峰状态的他,打泰山神子,都得战个半死,叶辰比他强了太多。

    
新书推荐: 我能强化万物 随机做梦变成龙 无敌从御兽开始 国师请你自重 龙武狂圣 万年道劫 最强系统吞噬者 系统每天都在崩溃中 红尘之婆娑劫 我有一颗灵愿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