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书网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卷 帝国之想 第一千零三章 条件

第九卷 帝国之想 第一千零三章 条件

    何铁手不是什么初经人事的小女孩,自然能够明白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不禁俏脸一红,但听得“何教主”三字,登时俏脸冰寒,“我警告你,不要再跟我提那个称呼,否则叫你生不如死。”

    慕容复立即作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姑娘又生又死的,我好怕哦。”

    “你……你信不信我让你以后再也做不成男人!”何铁手瞬间恼羞成怒,面带寒霜的威胁道。

    温青青见二人杠上,不禁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马上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为此置气了,慕容公子,我们已经拿出足够的诚意,就等公子一句话。”

    慕容复沉吟半晌,正色道,“既然袁夫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在下也就直说了,神龙岛关系到慕容家的生死存亡,断然不是一些凡俗之物能够弥补的,更何况据我所知,金蛇营还很穷。”

    袁承志等人听得前半句,脸上闪过一丝肉疼之色,知道慕容复又要狮子大开口了,但听得最后一句,不禁脸色大窘,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慕容复好似没看到众人脸色变化,自顾自的说道,“所以即便我狮子大开口,恐怕也咬不出血来,不如……”

    忽然他话声顿住,目光在温青青与何铁手二人身上来回流转。

    二女没由来的心中发毛,想到某种可能,登时神色大变,何铁手跳起脚来大骂,“癞蛤蟆吃天鹅肉,想也别想,我告诉你,别太过分,否则我……唔唔……”

    我什么尚未出口,便被温青青捂住了檀口。

    温青青瞪了慕容复一眼,“有什么直说便是,不要吞吞吐吐的。”

    嘴上如此说着,但目中的警告之色再明显不过。

    至于袁承志,则是一脸愕然的坐在上首,根本不知道二女为何突然发飙,不过马上他便知道了。

    只见慕容复探出一手,指着何铁手,悠悠说道,“我要她陪我睡一晚。”

    袁承志登觉不可思议,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慕容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慕容复会提出如此下流的条件。

    双儿神色微微呆滞,但转念一想,相公此举必有深意,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些人肯定误会相公了。

    温青青一时间也是愣在了原地,她以前虽然觉得慕容复这个人****,但总归来说还是不错的,颇对她的胃口,但没想到竟会如此卑鄙。

    至于何铁手,早已大怒,一把睁开温青青的手,飞起一脚踢向慕容复面门。

    慕容复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旁边双儿身形一动,瞬间挡在慕容复身前,掌心青光一闪,挥手便是一拳击出,同时口中焦急喊道,“且慢动手,你们误会相公了。”

    只听“砰”的一声,何铁手倒飞而出。

    她的武功以毒物、毒药见长,内功方面十分稀疏平常,而双儿修炼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已颇具火候,在何铁手不使毒的情况下,打她还不是轻轻松松。

    眼见何铁手倒地,双儿急忙收回拳头,跑过去扶她,嘴中一边解释道,“姑娘你误会了,相公肯定不是那样的人。”

    “哼!”何铁手此刻恼羞成怒,哪里听得进去什么话,手影一阵变幻,掌心陡然窜出一股青绿色劲气,朝双儿迎面罩下。

    “双儿退后!”慕容复面色微变,口中轻喝一声,张手遥遥一吸,便将双儿扯了回来,堪堪避过那道毒气。

    “哼,双儿好心扶你,你却不齿偷袭,暗算于她,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慕容复口中冷冷说了一句,将双儿往旁边一推,抬手凌空虚点数下。

    也不见丝毫劲力波动,但下一刻,何铁手竟是闷哼一声,刚刚站起来的身体瞬间瘫倒,微微颤抖不已。

    此指法正是慕容复许久未曾用过的参和指,以他如今的功力,足可开金裂石,却不显于表面,实乃居家旅行,暗算阴人的必备良技。

    这一系列变故来得仓促,温青青与袁承志均愣在了原地,待反应过来之后,温青青急忙去扶何铁手,而袁承志闪身挡在她面前,沉声道,“慕容公子,你若不愿帮忙,我等无话可说,也不会强求分毫,但若想折辱我金蛇营,却万万不能!”

    慕容复双手一摊,“袁大侠可是冤枉在下了,方才明明是她率先对我出手,之后还使毒暗算双儿,难道在下就该站着让她打不成?”

    “这……”袁承志登时语塞,按照江湖规矩,何铁手率先向人出手,又技不如人,确实打死无怨。

    “你对她做了什么?”温青青检查了下何铁手的情况,竟找不出丝毫伤势,但她似乎又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不由朝慕容复冷声问道。

    “没什么,不过点了她几个痛穴而已,放心吧,死不了人,顶多疼上一阵罢了。”慕容复十分随意的说道。

    袁承志不由松了口气,虽然他对何铁手颇为不喜,但到底算是半个金蛇营的人,若慕容复真要杀她,他也不能坐视不理。

    事到如今,再谈下去也没了意思,袁承志犹豫了下,开口下逐客令,“慕容公子,今日权当我金蛇营招待不周,请回吧。”

    慕容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微微笑道,“袁大侠知道就好了,我进来这么久,也不见人给我倒杯茶,确实招待不周,双儿我们走。”

    袁承志面色微窒,此事确实是他的疏忽,但事已至此,双方等若撕破半张脸皮,。

    眼见慕容复就要踏出厅门,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慢着!”

    众人一愣,这话竟是从何铁手嘴里说出来的。

    袁承志还道她仍不与慕容复干休,心中一急,便欲开口呵斥,何铁手却是幽幽说出一句令众人十分意外的话来,“我答应!”

    “什么,你疯了?这你都肯?”温青青一脸吃惊的望着何铁手。

    而袁承志则是愧疚难当,在他想来,何铁手为了自己能当上反清总盟主甘愿做此牺牲,此情此意,自己竟然还误会她。

    慕容复脸上稍稍有几分意外之色,但在瞥见何铁手眼底深处的一抹怨毒之后,也就释然了,此女定是想使什么恶毒计策报复自己。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微微一笑,“好啊,时间就定在今晚如何?”

    “好!”不待温青青等人多说,何铁手一口答应下来,随即又说道,“你可不可以先解开我穴道。”

    “嘿嘿,小事一桩,”慕容复说着,抬手凌空连点数下。

    何铁手顿时浑身一轻,方才那种万蚁噬心的痛楚顷刻间如潮水般褪去。

    温青青登时急了,“喂,你不会是来真的吧,咱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的,即便不做这个总盟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金蛇营还不是一样可以打退清军。”

    何铁手深深看了温青青一眼,“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真真假假我早已厌了,累了,与其等待一个不可能的结果,不如趁早放弃,或许又是一片蓝天呢。”

    众人听着这段莫名其妙的话,那哀婉的语气,不觉有些心疼。

    温青青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终是低声道,“是我对不起你,但贞洁是你自己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慕容复闻言若有所思,目光在二女身上流转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

    袁承志心神微颤,难道这位行事不羁的何姑娘一直倾心自己,却因为青青的关系,不得不埋藏这段感情?

    想到这,他气血陡然上涌,“不行,我不同意,我袁承志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绝不会为了什么总盟主之位,将何姑娘推入火坑。”

    慕容复不禁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推入火坑?本公子难道还会比你差不成?

    何铁手奇怪的看了袁承志一眼,淡淡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袁承志面色微窒,想要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哈哈,”慕容复坏笑一声,“正好我还没有找到住处,不如就去何姑娘那里借宿一宿吧。”

    “好啊,希望你不要后悔!”何铁手一字一顿的说道。

    “相公!”却在这时,双儿扯了扯慕容复衣袖,“阿九姐姐还在外面等我们。”

    “无妨,你现在就去找她,告诉她不用等我,我明日再来找你们。”慕容复没心没肺的说道。

    双儿登时急了,小声问道,“相公,你真的……真的要跟那位姑娘睡觉吗?”

    语气中隐含酸意,大大的眼睛已经弥漫着一层雾气,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

    慕容复见此心中一软,不过他应付这种情况也是手到擒来,马上凑到双儿耳旁低声道,“此女关系到慕容家的安危,相公必须深入了解一二,再做区处,你先去找阿九,她就在隔壁。”

    双儿听后心中一松,“我就说嘛,相公怎会是那样的人,相公放心,双儿不会拖相公后腿的。”

    “对了,这事你可别跟阿九说,知道么?”慕容复想了想,又交代一句。

    双儿乖巧的点点头,“嗯,双儿省得,相公要多加小心。”

    随后她出了正厅,小跑着离开小院。

    厅中袁承志三人均是一脸呆滞的望着慕容复,适才他与双儿的对话自是一字不漏的落入三人耳中。
新书推荐: 心有明月光 深空湮灭 谪仙令 神魔降临都市 三生三世仙上仙 重生之毒狐权倾天下 山海寻仙箓 是年轮 山海经之乾坤社稷图 白娘子要休夫